汉乡

第七十九章 破幻阵(1 / 2)

第七十九章破幻阵

云琅说道“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的盛景,确实迷人,可却不适合丝裙着身,赤膊光腿的你!既然身为幻境,起码也尊重一下我如何?这让我很难受的。”

在雁门关这样的边关,要是能出现这样一位迷路了的西域美女,云琅可就真是信了邪了。

边关上度过了数年生涯的云琅,什么样的西域场景没有见过?可独独没有见过这一款。

伴随着云琅的话音,轮回河冲击而出,瞬间便是波涛弥漫。

可怜的雁门关,再一次被云琅的水给淹了!

一同消失的还是那位性??感到丢了鞋的西域美女……

不要钱的弩箭,同样出现在了她的手中,但却并没有来得及射向云琅的面门。ii

云琅是一个非常容易长记性的人,既然已经在前面吃过一次亏了。

这第二次,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再次犯蠢。

在这千变万化的战场上行,蠢才是致命的根源。

老实而言,云琅觉得布下这座幻阵的人,很不尊重他,全然把他当做了蠢货来对待。

当然,云琅只是稍微自大一点点的腹诽了一下,他并没有真正自大到追求敌人把自己往死里克。

云琅希望这幕后之人,把他多多不尊重点,好让他出去弄死他们。

轮回河水依旧在翻腾,但随着云琅的脚步前进,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幻了。

这里……云琅分不清楚是什么地方,一条无限延伸的路,两旁仿若是真实的戈壁滩。ii

没有一棵树,一眼望去,好像就能看到天的尽头一般。

云琅自嘲的笑了起来,这帮人弄出这么一个幻境,该不会是打算让他走死在里边吧?

怪异的声音,突兀的在戈壁摊上响了起来,很像云琅小时候听到的地牛之音。

家里的老人,曾用这声音唬过云琅不知道多少次,据说那是住在地下的强大怪兽,专吃不乖的小孩。

也有人说,那是谛听在为地府之中的冤魂哀鸣……

不管什么版本的故事,那个声音,云琅是真实的听过的。

此刻回荡在这片不知真假,亦真亦假的戈壁滩上的声音,和那如出一辙。

虽然云琅的脚步,声音渐渐的清晰,很快就响彻成了轰鸣之音,让云琅好像置身在了怪兽之腹中一般。ii

脑袋忽然变得有些昏沉,另外一个诡异的声音,像是瘪嘴老妇的恶毒咒语,反反复复的在云琅的脑海中回荡。

高悬在空中的太阳,也变得恶毒了起来,光芒像是针一般扎在了云琅的身上,直入骨髓。

无比清晰的痛楚,像是在一点点的挖着云琅的肉,还是无数个小刀子一起动手的那种。

但云琅无法做出反应,他的脑袋里面像是装进了几吨重的石头,天旋地转,分不清东西南北。

胳膊抬不起来,像是不存在了一般。

云琅感觉不到了自己,除了不断旋转的沉重脑袋,他好像不存在了……

内心的焦躁,如同焦躁的戈壁滩,云琅不断的强迫自己清醒。ii

在这个时候,他无比的渴望有人能在他的脸上浇上一盆冬日里水窖中的冷水。

耳边似有无数只蜜蜂飞来,可云琅睁不开眼睛,他的视线转来转去,只看到了一刻比一刻大的毒太阳。

它直接塞进了云琅的脑子里,此刻就在云琅的脑子里,烧着云琅。

叮叮当当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听着很是熟悉,就好像刚刚发生过一般。

可云琅,还是想不起来,他失去了除了脑袋以外的其他身体,也失去了脑子里的东西……

好像……就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白冥和李长风反复曾说,太虚石和上古龙玉这四大神器无比的强大。

可如今云琅身怀四大神器之三,却不知道该如何的使用,他唯一能驱使的轮回河,此刻就缠绕在他的身边。ii

但却改变不了眼前这糟糕的处境,云琅感觉自己快要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