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大清

第1章 将成为官老爷妾室的旗女(1 / 2)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p>

阴历11月27日,因台湾府知府兼台湾道孙景燧取缔天地会,逮捕天地会领袖林爽文之叔伯,林爽文率军劫狱叛乱,号称五十万众响应。</p>

阴历11月29日,攻下彰化,杀台湾知府孙景燧,进驻彰化县衙门,自称“盟主大元帅”,建元顺天。</p>

12月1日北路的王作、李同也率众响应,杀淡水同知,又向北攻打新竹竹堑城……</p>

~~</p>

“小姐,小姐快醒醒!”</p>

郑暄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只见小西就跪在一边,摇晃她的肩膀,哭花了脸,不停的叫道。</p>

等晕厥退散,郑暄妍看向周围。</p>

远处几具被削了首的尸体,正堆在巨石树林旁边,给杂草枝叶掩盖了。</p>

还有一群穿着奇特的怪人,棕红色的马甲,里面则是素衣白布,还有黥面,头顶带着扁带或是羽毛。身强体壮,还有浓郁的体毛,让人有说不出的恐怖,仿佛这些人都是深山野人。</p>

并且在林间石头边上,聚在一起“咕噜咕噜……”的交谈,没人会觉得那是语言。</p>

“周镖师呢?”郑暄妍有些惊恐的问道。</p>

她对之前的事情非常模糊,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她在竹堑城上岸并前往彰化途上遇到民变,随后一路向大山深处逃窜。</p>

但贼人还是追了过来,一路厮杀,无奈之下,周镖师大喊一声:“冲进土牛线(汉番界)!”马车便是一阵剧烈颠簸,让人头晕目眩,最后一阵剧烈摇晃,“砰”了一声,就不省人事了。(1)</p>

特别是摸到额头,还能感觉道酸楚的疼痛,更加确定自己是被撞晕过去。</p>

小西含着泪水,眼神还透露着恐惧,颤颤巍巍说道:“他……他们带我们进入深山里,就被野人给杀了,还被哪些野人……取了头颅……呜呜……小姐,我们要没命了……怎么办呀!”</p>

看着小西哭的梨花带雨,郑暄妍一阵无力感深深的埋在心头,感叹命运无常,造化弄人。</p>

并叹息几分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唉…命运莫过如此……”两滴泪水从白皙的脸旁划过,委屈也是如此。</p>

她只能以这种发式表达自己认命。</p>

自己可是被家里人卖了一个好价钱,来台嫁给大官爷做妾室,原本旗人可要进宫选秀,可皇帝已老,已经有八年荒废,才给人家有了可乘之机。</p>

特别是旗女,依然成为了官场瓜分对象。</p>

妾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最后免不了被欺负,被殴打,正如嫁为人妇的旗女歌谣:“白菜叶,铺地黄,我妈要我不气长。小着吃娘奶,大了扶侍人家娘。人家吃面我喝汤,人家养猪我拌糠,人家杀猪我托腿,人家吃肉我混嘴。棍棍扣在我身上,句句骂的我亲娘。”</p>

现在更是悲惨,刚到大岛就遇民变,逃到荒山野岭被“野人”埋伏,如今自己的命就掌握在别人手中,或许会成为别人奴隶,真是祸不单行。</p>

只见小西什么都不懂,在一旁边哭边道:“小姐…呜…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念什么诗呀……”</p>

郑暄妍抹了一下眼泪,无奈的看着她,“你有什么好办法吗?”</p>

“没有…吸吸…小西这么笨,哪有什么办法呀。”小西擦着眼睛说道,还可爱的吸了吸鼻子。</p>

哪些“野人”看到这两个女子,一个叹息一个哭哭啼啼,也觉得好烦,还不如一刀了结了。</p>

可确实忍耐着,一直没有下刀。</p>

突然间。</p>

远处便听见十几声马蹄声从远处踏空而来,哒哒作响,人影晃动,似乎是一支骑兵队。</p>

只见最先出现的一位穿衣打扮也很奇怪的男子骑着马过来。</p>

一件灰蓝色大衣将里面的小衬衫包裹着,还有看似松松垮垮的长筒裤子,连裤袋都是外露,而且不止一两个,与“野人”的着装完全不像,但让人感觉莫名的好看。</p>

他清秀俊俏的脸庞,棱角分明,眼神泛光,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甚至有些英气逼人。</p>

最为特别的莫过于古怪的发型,后面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周围都是短发,与清朝人的金钱鼠尾辫子大不一样。</p>

此时的男子脸上有些不悦,让人想问个究竟。</p>

他骑着马发现有人在打量他,目光带有恐惧与好奇。</p>

便顺着那道目光看了过去,就发现在地上躺着,且有些脏兮兮的郑暄妍还有小西。</p>

此时的郑暄妍着装华贵,虽然沾满了泥泞,但气质确实少不了,双瞳剪水,面容精致,甚至有些闭月羞花的忧女气质,应该走的是林黛玉的范吧,让人不免感叹道:真她娘的是美人胚子!</p>

至于旁边的小丫鬟,直接选择忽略。</p>

年轻男子扭头看向“野人”们,并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都格力,你说的人只有那么多?”</p>

郑暄妍与小西听完这句话,有些蒙圈了,那句熟练不能在熟练的京话,也就是官话,且味道很纯,怎么会出现在这穷乡僻壤?</p>

“你还想要多少?这是族人辛辛苦苦弄来,原本还有几个壮丁,他们不老实,于是就杀了……”人群中,那名叫都格力的“野人”用着古怪的官话不屑道。</p>

“算了,两个就两个,你要拿什么换?”年轻男子又望了一眼旁边的郑暄妍与小西,有些郁闷。</p>

“一个人两袋盐,女的四袋,这两个细皮嫩肉,就算你三袋好了,你要的消息两袋盐。”都格力伸出手指笔划了一下。</p>

细皮嫩肉三袋盐?</p>

大家闺秀女子当猪一样卖,还要看壮弱?</p>

肉嫩可是娇贵的表现,小西脑袋抽了根筋,不知是不是被驴踢了,总觉得小姐被贱卖,像是被侮辱一般,于是大声维护道:“为什么小姐只值三袋盐,难道我们就不是女子?”</p>

郑暄妍拉扯她的衣服,压抑着声,“小西住口!”生怕小西鲁莽行动,惹恼了他们,眼睛有些惶恐的看着郑轩。</p>

可小西依旧不依不挠,“小姐,你可是旗人女子,不应如此被贱卖。”</p>

在她眼里,旗人天生高贵,就不该被贬低。而且便宜东西不耐用,同理花重金买下的人才活的久,三袋盐的女子,买了以后就不值钱。</p>

众人同时看着她,特别是那奇特的脑回路,让人真想吐槽一番,最后都格力开口说道:“这个女的不买了,我的刀实在忍不住了。”</p>

而郑暄妍听到这句话更是慌张,将小西护在身后,并向男子威胁道:“这位公子,要是你不把她买下来,我,你也别想得到!”</p>

语气非常坚定,这于他之前见到大家闺秀大不一样,居然会为自己仆人牺牲?</p>

难道这世道变了?</p>

男子瞧着她好一会,以前见到贵族女子,看到他们都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巴不得把自己奴仆用来换命自己条命,现在却反过来,罕见。</p>

盯了好一阵,平静的问道:“你很骨气,叫什么?”</p>

“郑…暄…妍!”郑暄妍要这样一字一句的说的出,眼睛也是死死地盯着他,并做好准备,迎接生命的最后一刻。</p>

“你是汉三旗的人?”</p>

“嗯!”</p>

郑暄妍咬牙的点了一下头,可没想眼前的男子露出了惊愕的表情。</p>

不能怪他惊愕。</p>

男子原本还以为郑暄妍是满人或是蒙古人,没想到居然是一百年前郑克塽的后人,也就是郑成功之孙后人。</p>

他对于这段历史还是有些了解。</p>

那时候郑克塽被迫降清,是郑家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但为了全族人性命也是情有可原。</p>

其一,遇到可怕的对手施琅;二是,郑成功去世后,内部争权斗争严重,兵将不和,已无心再战。</p>

最后投降了清,被抬入到旗籍,隶属于上三旗汉军,并居住在京师。</p>

其实早在郑成功去世后,整个家族都处于分裂当中,有人支持降清,有人还是坚定的走郑成功路线,不愿投降,最后闹到得不可开交,引发家族内斗。</p>

降清得降清,战死得战死,隐居深山得也不知所踪,也有人渡海下了南洋讨生活。</p>

其中一脉逃到兰阳平原,也就是噶玛兰,后世人称之为宜兰县的地方。</p>

而他自己就是那一脉出来的,不过现在与本家也有上百年历史,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人,按照古人十六岁出一代的速度,估计也有那么八九代,血缘早已经稀释得不成样子,只有一个姓氏维系着。</p>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