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少的律政娇妻

番外(慎(1 / 2)

</p>?林沅沅最近一直家在照顾林豪,林豪对她来说不仅仅是养父,也是她人生中的指明灯,教会她勇敢,教会她自信!

林豪从那天跟阿沅的谈话中知道,小丫头不仅知道清音是净一,而且还动了春心。

小时候的情怀,总是带着不甘心的印痕,烙在心底。

也许是回忆,也许是旧时的喜欢。

不过看着林沅沅不开心,林豪想着要不要约清音到家聚一聚。

当初带清音入门,就告诫过清音,进了这一行,就不能有感情。

否则将会是致命的利剑,伤人伤己。

而清音这些年确实做到了无欲无求,清冷无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活的像个苦行僧。

这样的孩子让人心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近。

没等林豪约清音到家小聚,林沅沅已经再次见到了清音。

北京六月多是艳阳天,月底却开始下起了缠绵的小雨,这种淅淅沥沥的小雨在江南多见,在北京却是让人罕见惊喜的。

连着两天的小雨,消除了夏天的高温,让人心情也好了不少。

林沅沅被孙甜拉着去西单大悦城逛街。

林沅沅正好想去给林豪和自己买两套夏天的衣服,孙甜笑着打趣:“大悦城是我们平民逛的地方,你要给林叔叔买衣服,应该去老佛爷这种地方啊。”

林沅沅笑的不好意思:“我自己打工挣的钱,也只够在这里消费啊!”

孙甜是唯一一个知道林沅沅身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无话不说的朋友。知道林沅沅骨子里的骄傲:“其实这里一点也不平民,上次我看上一件连衣裙要两千多!买不起买不起。”

林沅沅边笑着跟孙甜聊天,边四处闲逛。

两人乘直上六楼的的扶梯,准备先去吃饭。

林沅沅靠在扶梯手上,非常感兴趣的看着每一层的店铺,身子突然挺直,不可思议的看着五楼某咖啡厅靠窗的某人,赫然就是清音,而他对面坐着一个衣着简单的女人,优雅知性的浅笑着。

孙甜注意到林沅沅的不对劲,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清音低头浅酌咖啡的样子,顿时明白:“阿沅,你不会真的喜欢清音老师吧?”

林沅沅敷衍的嗯了一声,心里却在猜测清音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孙甜好心的建议:“像清音老师这样的高岭之花,只适合远观不适合谈恋爱的。那样会很辛苦。太清冷了。女孩子都需要呵护,你觉得清音老师那样的人像是会呵护关爱女孩子的吗?要是跟他谈恋爱,迟早会被冻死。”

林沅沅呼了一口气,电梯正好到六楼,率先迈步出去,想了想转身看着孙甜:“这次就算是我最重色轻友了!我要去找他,你自己吃饭啊。”

说完不等孙甜说话,拎着纸袋急匆匆的去找下去的电梯。

孙甜惊愕的愣在原地,心里一个卧槽!阿沅竟然来真的啊!

清音三十了依旧单身,组织上自然非常关心关注清音的情感问题,这次也是安排清音过来相亲。

大悦城离东华门很近,走路也不过十几分钟,所以女方把地点安排在这里,想着如果合适还能一起逛逛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