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少的律政娇妻

番外一:清音袅袅入谁家(1 / 2)

</p>?五月中的北京,微风不燥,晴好少雨。

林沅沅心情却很不好,周末难得在家,躺在槐树下的躺椅上,望着庭前的影壁发呆。

林豪从外面回来,就看见闺女这副了无生气的样子。

很久没见林沅沅这么不开心了,就是当年他决定收养她,并带她去外省,她也开心的像个小陀螺一样。

林沅沅是个天生唇腭裂的孩子,出生后不久就被家人遗弃,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辗转又被送到福利院。

林豪见到林沅沅时,她还只有三岁,叫阿沅,因为在是沅桥洞下被捡到的。躲在院长身后,眼神怯怯的。

让林豪心软了一下,看着秀气的小脸蛋,还有上唇的缺陷,决定出钱给她做手术。

再见林沅沅时,她已经五岁,小县城的福利院已经支撑不下去,院里的孩子们被送到其他地方,或者找好心人收养。

被领养的多数都是没有缺陷的健康孩子,像林沅沅这样有缺陷的孩子,又是个女孩,没有人愿意领养。

院长忍不住给林豪打了个电话,试探的问他能不能领养阿沅。

林豪当时正好在滇南,刚刚接触净一。

忽然想领养阿沅也挺好,暂时可以陪陪净一,小孩子之间总是有些共同话题。反正他也没有再婚的打算,就当养个女儿吧。

就这样,阿沅陪了净一一年半,后来净一被接走。阿沅也被林豪安排在市里小学读书。

后来又做了几次修复手术,林沅沅算是恢复的不错,人中和上唇有道浅浅的疤痕。

林豪想到这里,微笑着过去在林沅沅旁边的椅子坐下:“我的小阿沅有心事了。”

林沅沅回头大眼睛黑亮的看着林豪:“阿爸,我看到清音了。”

林豪倒是没有想到林沅沅是为了这个难受,倒也没有隐瞒:“对,他一直都在京城。”

林沅沅叹口气:“可是他不认识我了。”

林豪笑了:“他不认识你也正常,当年他还看不见啊。你为什么没有直接告诉他你是谁呢?”

林沅沅又叹口气:“可是我骗了他啊。”

林豪笑着伸手摸了摸林沅沅的脑袋,今天她没有化妆,上唇和人中处也没有特意用遮瑕膏遮盖,所以疤痕有些明显,声音温柔:“我们的小阿沅一直很漂亮。”

林沅沅手放在脸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所有的快乐和坚强,只是一种伪装。遇到自己在意的事时,自卑就会冒出来,忍不住缩进自己的壳里。

林豪对她很好,这些年她虽然在外省上学,但是每年寒暑假,只要林豪有空,都会带她去全国各处走走看看。一直告诉她世界比心大,走出去,就能发现人活着,只有快乐最重要。

他们穿越过无人区,爬上过珠峰,潜入过百米下的深海,从千米高空跳下过。

经历了惊险刺激的奇遇,遇到过险象环生的绝境。

让林沅沅似乎懂了,历经生死之后,才会发现活着很重要。

她以为她已经走出了心底的魔障,可是遇见清音后,知道他是净一大哥哥时,她又胆小了。

林豪很久没见林沅沅这么难受的模样,为了不让她难受。他从来不带她参加家庭的聚会,害怕那种大家庭的温暖,让林沅沅敏感多想。越是没有亲情的孩子,越渴望温暖的家庭。

所以在她没有成熟起来,林豪不想让她心里敏感。

“阿沅,很多时候我们只是走不出心里的桎梏,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外人眼里。”林豪摸着她软软的头发,小丫头怕是动了感情,所以才这么敏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