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姿物语

第八章 人算?天算?(1 / 2)

狂乱的能量风暴,肆虐中都城一带,摧毁地上大小建筑,把所有树木化为灰烬,也在地面造成各种不同的影响。一部份的地面受到高热影响,连同地表的岩石,一起被烧凝成造型古怪的黑色玻璃石,远远望去,大片地面尽数成为黑色的玻璃;一部份的地面则被能量风暴扫过,整片地面全部变成砂地,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都会以沙漠的形式存在。

地面受到的影响越来越深刻,天空的变化也在暴风规模减小后,得以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金鳌岛、铁达尼要塞都已经爆炸坠毁,连同各自的主炮,都化成了一大团炽烈燃烧的血红火焰。当这两个影响天地元气波动的源头消失,因为能量冲击而造成的种种异象也开始回复平静,七彩极光的淡淡薄雾、狂猛吹袭的龙卷风,都慢慢减弱了规模与威力,最终消于无形。

对普通人而言,现在这里还是一个无法承受的死亡绝境,但是对天位武者来说,最坏的情形已经过去,这种程度的风暴与冲击波,已经不足以造成威胁,可以再次活动了。

公瑾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他的出血仍没止住,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与休养,凭着斋天位催愈异能护体,他的力量已经回复四成,再次取回战力。能够争取到这一段宝贵时间,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因为保护者来得及时,不但张设防壁气墙,不让公瑾在最弱的时候被能源风暴所伤,还为公瑾争取到一些时间,能够静心调息,回复元气。

能源风暴减弱,这是一件可喜的事,但公瑾却没有多少高兴的心情,因为来人虽然帮了自己一把,但却不是自己人……

在通天炮与元始炮正面对轰时,泉樱及时赶到,抢到兰斯洛与公瑾身边,舞动手中朱枪,张设气罩,保护已经气空力尽的两人,不受冲击波之伤。

之前兰斯洛与泉樱同行,但是一路上频频受到血鸦群的阻挠攻击,为求尽快赶到中都,兰斯洛离艇先行一步,泉樱则是留在空军一号上头,保护随艇人员,慢了一步抵达中都,但却到得及时,要不然,没有力气护体保身的兰斯洛与公瑾,可能就在两败俱伤后,很屈辱地一起死在狂卷风沙中。

狂猛的能量风暴,内中蕴含密集的冲击波,即使是天位武者,要全身而退也不轻松,如果单单只有泉樱一个,凭着举世无双的龙体圣甲,她可以很轻易地挨过,但是多了两个人要保护,必须凝气体外,形成护罩,那就非常不轻松,令她此刻汗流浃背,好像刚刚才与敌人激战过一场。

不过,当公瑾站起身来,她也立刻移闪到兰斯洛身旁,以防备敌人出手奇袭。

兰斯洛仍是维持着能源风暴来袭之前的姿势,整个人趴伏在地上,从外表看来,甚至很难判断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但是这姿势给人的感觉,确实是让人能感受到他的诚意。

公瑾的脸色仍然苍白,但目光却已经回复锐利,他俯视着兰斯洛,跟着望向他身边的泉樱,最后则是把视线投向天空。

元始炮与通天炮对击的场面,是他预计中会出现的情形,也想好了应对策略,所以当铁达尼要塞出现,他第一时间抢飞出去,预备以个人力量破坏敌方要塞;然而,当公瑾看见天上异变,时空裂缝变成境界隧道,他就知道自己完全上当了。

石崇故意把通天炮设计图泄漏给雷因斯,这件事情公瑾有注意到,也认为是石崇想促成两虎相争的阴谋,结果石崇坐收渔利是真,但在逼使敌人两败俱伤之余,他却也暗中利用两炮对击的能量,开启境界隧道。这件事情公瑾完全没有想到,当大量魔族军队穿过境界隧道,出现在天空之上,仰望这幕景象的公瑾,心中懊悔得不知怎样表达。

但自己所料不到的事情,未必别人也料不到。铁达尼要塞的最后那一炮,正说明了有人始终维持着旁观者清的超然地位,冷眼看着兰斯洛等人与己方的战斗,连在暗处蠢动的石崇,都被他算计在棋盘上,一一走着他所演算的棋步,当所有棋子全部在棋盘上就定位,他才终于落手下子。

这是那个人在这场棋局中落的唯一一子,只落了这一子,就把敌人完全将死,漂亮的将军了!

只有公瑾这样擅长谋略的人,才会明白这一著有多巧妙,越是细想,越是觉得佩服。那不但把各路人马的动向完美掌握,而且还在最关键的时刻扭转大局,以最少的力气,达成最多的效果,把准、狠、静给发挥到极致,所以就连石崇这样的老狐狸都栽了觔斗。

(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一举杀掉过百万人,就算非我族类,这也不是普通人能下得了的重手……是白起吧?除了他之外,雷因斯不可能有人能作到了。)

抬头望天,除了逐渐回复清朗的澄澈天色外,还有无数的火焰流星,正往地面密集的坠落。

元始炮轰击境界隧道的那一炮,威力强大,不只贯通了境界隧道,冲击波也与热能一同狂扫天空,令得当时漂浮在空中的魔族军队遭受重创,许多都在冲击波扫过后,被烧成焦炭,全身起火,由天空往地面摔坠。

能够从那一炮之威逃生的魔军,只是极少部分的幸运者,看那数量大概有十万之多,虽然还有一定的人数与战力,但却已经战意尽失,一箭未发的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朝着西南边慌忙飞散过去,或许是因为西边有他们的同伴吧,只要朝那个方向去追踪,应该可以找到石崇他们才对。

境界隧道的入口,现在是一团亮得让人无法直视的闪光。这个空间裂缝实在太大,即使通天炮与元始炮都已消失,一时之间仍然无法自动合闭,看来起码要两三天的时间,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隧道内的百万大军被一炮消灭,那理应是石崇筹备多时的魔界精锐,现在被敌人一口气杀光,石崇不可能再两三天内再次组织大军,更何况洞口虽然未闭,但由于元始炮的轰击,空间应该处于高度不稳定的状态,勉强要尝试通行,等若冒着生命危险,智者所不为。

只不过,公瑾并不敢否认,换作是自己,确实有可能冒着危险,把握这最后的两三天再运来些什么,因为这是一去不复返的重要机会。

(白起机关算尽,可以说是算无余计,他应该可以设法关上通道入口,以防魔族利用,之所以不关上,是为了别的理由吧……)

这才是公瑾最在意的一件事。运转斋天位的绝昏睡,但却符合先天养气的上乘法门,斋天位异能于无意识之间发动,又没有毒患之累,一觉醒来,伤势痊愈大半,看来状况还比自己要好,这样一来,如果战端再开,自己再没优势可言。

(天意流向果然归属于他这一边,这样的得天独厚……)

之前的公瑾可能会感到愤怒,但现在他觉得很心平气和,因为从某个角度来看,老天之所以特别独厚一个人,或许不是毫无理由的。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突破,进入到斋天位的?”

“啊?”

泉樱大吃一惊,这些曰子她与兰斯洛朝夕相处,从不知丈夫竟有如此突破,难怪他可以与二师兄恶斗良久,当下又惊又喜地望向丈夫,却发现他也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斋天位?我有这么了不起吗?啊!难怪刚才你一直没对我用万物元气锁,我就奇怪自己今天状况怎么那么好,每一拳都特别有力,如有神助,原来是因为我进入斋天位了,哈!”

比之前公瑾所受到的震撼更甚,泉樱的下巴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唯一想说的话,就是“你与妮儿小姐果真是兄妹”。

“唔,我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进斋天位了啦,但我想我知道那个理由是什么……”

如何进入斋天位,这应该是天位武者梦寐以求的一大武学秘密,尽管每个人的秘诀不尽相同,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得知他人之所以晋级的理由,不但有可能帮助自身修为,还可能凭此找出敌人弱点,曰后战场上致敌死命,所以泉樱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让兰斯洛别回答这问题。

不过,生来迟钝的兰斯洛,这次却敏锐地察觉到,这次将是一个难得机会,如果自己把握住了,让众人疲惫已久的战斗可以告一段落,所以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对你很钦佩,不管你为人如何,以一个武者来说,你的力量真是天下无双。你我都知道,力量不是凭空得来,所以我必须让自己认同你,正视你的付出,才能理解你强的理由,才有可能击败你。”

“我看过王五师兄与你战斗的纪录。要战胜你,就要做到你做不到的事,他选择的方式是和你比拼风险,谁能冒险催升力量,谁敢在战斗中承担更高的风险,就能获得胜利,那场战斗到最后是你赢了。我有我爱的女人,也有我的亲人、朋友,我也很喜欢我的国家、我的世界,我无法像你一样毫不留恋,如果要比拼命,我一定赢不过你。”

“在北门天关,有人告诉我天位力量的奥秘,就是能够面对自己,不被恩怨情仇蒙蔽慧心。这让我发现,如果我要战胜你,就不可以抱持着仇恨之心与你决战,之后……这就是我所做的事。”

寥寥数语,却在公瑾心中掀起惊天巨浪。不抱持仇恨之心去作战,说来简单,却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知道那究竟有多困难,对公瑾来说,就算是突破至斋天位时的苦练,都比这容易。

忽然间,公瑾稍稍能够明白到,为何天运归属于眼前这个男人,而不是自己了。

“……你向我下拜时候所哀求的话,是否还算数?”

泉樱不知兰斯洛与公瑾有何纠葛,听见这句挑衅意味十足的话,不由得手中一紧,预备配合丈夫出击,但兰斯洛却在她肩上一拍,示意缓和她的不安,自己跨前一步,朗声道:“当然算数。”

兰斯洛不知这是否就是公瑾想听的答案,但他仍是以最大的诚意来说这句话。如果是为了自己,他的自傲与自尊绝不向任何人屈膝;但假如是为了自己以外的某些人,他又愿意向任何人低头,这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情。

“我……我输了。”

一声低沉嗓音传入兰斯洛与泉樱耳中,令他们感到万分惊愕,因为这就是一句他们不曾预期会听到的话。

“原本我不认为自己会失败,更不认为自己会败在你们手上,但我现在觉得……或许我的失败是必然,只有把这个国家托付给你们,未来才有希望。”

公瑾望向兰斯洛,道:“既然你认为可以平等看待国内的所有人,那你就带领这个国家走下去吧,如果稍后你见到旭烈兀,请你助他一臂之力,像他那样的人,不会死在这种场面的。”

突然的转变,让兰斯洛大感出乎意料。早先他从公瑾的语气中,察觉有罢战的可能,便一直希望双方能够停下手来;饱经各种历练,兰斯洛再非甫登基时的意气用事,能够不打的仗,他希望尽量避免掉,但公瑾所给的让步却远较他预期为多,不仅是停手罢战,而且还直言认输。

这不是普通两个人打架,一方认输就算了。公瑾是艾尔铁诺最高的军事总司令,当他以这身分表示认输,那就是艾尔铁诺向雷因斯投降,加上旭烈兀本身又没有作战的意思,这场战争可以从此停下了。

“你们要特别小心一个人,鸣雷纯,她有可能会投向你们的阵营。我发现,她真正的主人不是我,应该也不是石崇,而是另有其人,我察觉这一点察觉得太晚,也因此付出了代价。”

“啊,二师兄你的伤……”

泉樱这才知道公瑾之所以受伤的理由,仔细想来,那个女人很善于使毒,或许就是从这上头着手,才令已经晋身斋天位的二师兄也吃了大亏。

“唔……也该是时候了。”

交代完必须要说清楚的东西,公瑾再次仰首望天,见到爆炸坠落中的金鳌岛残块,还有仍在往下坠地的魔族焦尸,心头不无感慨。

“我累了,但我还有事要做,现在该是我去找石崇算帐的时候。”

公瑾看向眼前的两个人,道:“说起来,我欠了你们两夫妻不少东西,也搅乱了你们的人生,我并不认为这些事情可以一笔勾消,等一下如果你们有谁要找我报仇,就尽管放马过来。”

语气平淡地把话说完,公瑾不再说话,转身就走,背对着中都城,直直朝东而行。

兰斯洛与泉樱看着这个男人的孤独背影,直过了好一会儿,兰斯洛才回过神来,做出反应,一把抓住身旁犹自呆楞的妻子,在泉樱反应过来之前,用力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