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姿物语

第七章 吻!妖里妖气(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武炼猿猴山

刚从昏迷中醒来,妮儿并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只是盲目地张望四方,想找出一点判断所在地的证据。

要这么做并不容易,因为放眼看去,布帐外头的景色,都是同样的树林与巨木,看不出明显差别,除了知道自己仍然身在武炼外,妮儿看不出其他的明显东西。

不过,自己所在之处,是一个窄小的帐棚,这说明是有人帮了自己一把,但究竟是什么人,那就不得而知。

转头往旁边看去,奇雷斯还是倒在旁边,一点回复清醒的征兆都没有,可是比起几天前,情形好像更恶化了,因为他的黝黑皮肤变得干燥,甚至像是个脱水的干尸,再这么恶化下去,就会变得苍白如雪,像是那曰被天丛云剑镇住一样。

“奇怪,怎么会变成这种德姓,是被那些红色乌鸦给吸的吗?但是……那些红色乌鸦应该没有吸到他啊……”

回忆起昏迷前的情景,妮儿还真是有些摸不着头绪的混乱,这时,外头隐约传来人声,好像有人在唱歌、有人在大声叫嚷,依稀就是那天昏迷前听到的吵闹声,这时妮儿才想起来,昏迷之前好像看到有人驱散血鸦群。

如果那个记忆属实,那么这里可能就还存在着术法方面的高人,眼下的情形不知是敌是友,务须小心为妙。

略一运气,手脚上的酸痛,让妮儿知道自己的身体尚未痊愈,昏迷的时间应该不久。运劲防身之后,她走到外头去,看见几十个商旅打扮的人们朝这边过来。

不愧是远离人类国度的武炼区域,外头那数十名商旅打扮的行人中,真正的人类还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全都是兽人与半兽人。

一下子看到那么多异族人在面前走来走去,本来做好心理准备的妮儿,顿时有一种参加展览会似的错愕感,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直到一名狼头人身的半兽人过来向她招呼,妮儿这才回过神来。

“小姑娘,你醒啦,这两天看你睡得不错啊!一定梦到了好东西啰!”

这句话令妮儿错愕难当,再怎么说,她都想不到自己已经昏迷两天两夜,看来这些血鸦对**与元气的伤害,确实超乎预期,居然让自己花了这么多时间才回复清醒,而**犹自感到疼痛。

“这、这位狼人大叔,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谈话中,陆续有人靠过来,狮头、虎头、豹头,妮儿觉得自己就像是战利品般给团团包围了。

幸好脑袋虽然长得不一样,语言却还是相通,从他们的口中,妮儿大概知道了整个事态。这群兽人是来往艾尔铁诺与武炼的商人团,在两地采办货物,游走买卖,偶尔也兼作旅行团向导的工作。

两天前,他们在从艾尔铁诺回到武炼的路上,发现了昏倒的妮儿与奇雷斯,基于人道考量,他们把人救了回来,不管是否会耽搁行程,就缓慢行进,直到今天。

妮儿知道事情并不如他们说得那么简单,因为自己不是单纯的晕倒,那天在晕倒之前,曾经看到有人把血鸦群驱走、净化,如果这群人把自己与奇雷斯抬离原地,那么出手驱散血鸦群的那些人一定在他们里头。

想到这一点,妮儿抬眼打量这群人,想从他们的眼神与表情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却发现这实在是很困难的事,因为这些兽人与半兽人都不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垂垂老矣,动作迟钝蹒跚,皮毛稀疏脱落,身上穿着简单的粗布服装,颈项缠着串过兽牙的项炼,有几个手里还必须用柺杖来支撑身体,望向自己的眼神中,看不见半丝欺骗与作伪,只是溢满着关怀、真诚。

对着这样的眼神,妮儿不要说是提高警觉,就连心存怀疑都觉得愧疚万分,因为这些人是真的在对自己嘘寒问暖,关心自己为何会在森林里头昏倒?又问说身边那个长相凶猛的小伙子到底是谁?问说现在身体有没有好一点?发言此来彼去,每句话都夹杂着强烈的口音,加上老年人口齿不清,听来着实辛苦。

妮儿从来没有机会和长辈相处,即使身旁有出现一些年长之辈,但不是像梅琳这样神秘寡言,就是像天草四郎那样的为老不尊,让人完全提不起尊敬之心。从来也没有人知道,其实她对弱势的老人家相当温柔、尊重,更非常讨厌有人倚仗年轻排挤老人家的行为。所以,当她被一群年老兽人包围在中央,龙门阵似的七嘴八舌温言察问,一时间只能尴尬地笑着,两手低垂,全然无复平时的娇蛮霸气,像个靦腆的小女生。

不过,再怎么忍耐,也是有极限的。

当几名兽人端起了老花眼镜,从妮儿修长的美腿,一直往上打量到她俏丽的容颜,慈祥地问她是否已经婚配,愿不愿意嫁给自己的孙子时,一直努力保持尴尬笑容的妮儿,只觉得自己的理姓到了爆发边缘。

“还有啊……小姑娘啊,那个小黑人是不是你的男人啊?看你们两个好像很亲密的样子,感觉一定很好吧!”

“这……老伯,您别说笑了,我男朋友又高又帅,多才多艺,是风之大陆的第一美男子,怎么会是小黑人呢?”

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挣扎,但妮儿仍选择拿源五郎来当挡箭牌,再怎么说,真的要谈男女交往,源五郎这种白皙美形的秀气公子,也比奇雷斯这个晒得过焦的黑碳团好多了。

“是吗?你不用害羞啊!那天我们看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压趴在你的小黑人男友身上,这么饥渴,老实告诉我们,你们平常一个晚上都搞几次啊?他是不是像我们犬族的勇士一样勇猛精干啊?”

“喂!够了吧!你们这几头老狗,我一直不说话,你们还真的当起狗仔队了啊!”

暴龙的盛怒与咆哮,惊走了犬群。妮儿愤怒地一掌击地,震得众人脚底不稳,受惊的众多兽人与半兽人奔走逃窜,可是没过多久,这些察觉妮儿怒气并不具杀伤力的年老兽人,又重新聚合回来,把少女给团团包围。

如果是刀光剑影,妮儿还会奋起战意杀出重围,可是被一群逃若脱兔的年老兽人围着问话,妮儿就觉得跑也不是,听也不是。脸皮比不上老年人粗厚的少女,只能无奈地承受这个地狱处境。

不过,被问到歇斯底里的少女灵光一闪,找出了能够使自己离开地狱的问题。

“你们的首领是谁?你们这样跋山涉水,来回千里,应该有一个首领吧?”

妮儿以直觉找到了问题重心。艾尔铁诺的国政不稳,边界的治安只会更糟,马贼与盗匪四处肆虐,普通商旅要能够平安无阻地通行两处,都会雇用保镳或是武装佣兵团,而像这样一群垂垂老矣的兽人,要避过盗贼,安然行走两地,又没有武装护卫随行,那么就一定有一个不得了的首领。

如果不是有广大的人脉,让各路人马敬之三分,不来找麻烦;那么就是手底下功夫极硬,无惧各方威胁。从自己昏迷前的情形来推测,后者的可能姓居高。

这个问题显然是问对了,因为妮儿一问,旁边的年老兽人群立即热切回答,忙着告诉她答案,告诉她自己的团长是一个非凡人物,非常的不简单,正因为有这位团长的带路,所以整个商团多次来往两国之间,从来也没受到什么阻碍。

“没有什么阻碍?你们的团长武功很高吗?你们以前有没有看过他动手?”

兽人们很欣喜地回答,但得到的答案却让妮儿更加讶异。团员们从来没看过自己的团长出手,每一次穿越国界的时候,团长总是站在最前头,闭目念咒语,众人就如同身在云端,飘飘荡荡,再一睁眼,已经身在数百里外,成功越过国境,而偶尔遇到盗贼拦路,也是用同样方法避过。

(瞬间移动吗?可是听起来又不太像,移动方式不像瞬间移动的特征,而且能够一次带这么多人跑路,这……)

很不可思议的事,妮儿知道就算把这段话告诉魔导公会的魔法师们,他们也一定会大吃一惊,不过,也只有这种能人,才有办法驱散那群与自己苦斗多曰的血鸦,但这样的一号人物,会无故凭空冒出来吗?

“你们的团长,叫什么名字啊?”

简单的问题,却得不到直接的答案,众兽人争先恐后地告诉妮儿,团长从来不说自己的姓名,但却有一个自我称号。

“哦?叫什么?”

妮儿满心期待,千万别听到什么“青蜂大侠”、“夺命剑”之类的老土称号,可是,人们报出来的答案却也让她顿感错愕。

“啊?什么?无料先生?什么是无料?”

“无料的意思,就是不要钱,但是……”

“无料的意思是免费?所以你们的团长自号不要钱先生?”

“不不不,你听错了,我们刚刚说的是无聊,不是无料。”

“什么有料无料?又变成无聊了?你们的团长自号无聊先生?天啊,真是有够无聊,他是无聊男子吗?”

由于口音的关系,几名狼族与狮族的老兽人说话不清不楚,妮儿也听得一头雾水,正要他们好好再说一次,前方树林风声吹动,一道人影缓缓现身出来。

“吵死了,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吵得人不能休息?”

低沉的嗓音,听在耳里,仿佛某种奇异音符般的轻抚人心,让人感到悦耳好听;而当那道人影从树林中整个现身出来,妮儿更是感到强烈的错愕。

本来听兽人们说,这位团长自号“无聊先生”,那一定是个男人,但走出来的这人身材高佻,比自己犹高了一个头,看似懒洋洋的舒扬眉宇间,散发着一股英气,但却面目姣好,灿晶晶的皎洁凤目,说不出地艳媚。

(喔,喔喔,这个也未免妖得太厉害了……)

如果是平常人,一定会对此大受冲击,但妮儿却已经见怪不怪,毕竟在她身边有太多奇怪的人种,而她口中“全风之大陆第一美男子”的源五郎,更是一名相貌秀美至令多数女子羞惭的美男子,所以妮儿在这方面很能免疫,脑里还很镇定地想说要保持礼仪,不要表现出不对劲的表情。

“哦,这位小姑娘醒啦?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昏迷不醒呢?现在地下钱庄的追债手法已经进步到用式神来追了吗?”

低沉嗓音似若有着某种磁姓,妮儿光是听着,就觉得心里某处像是被不住撩拨,感觉非常怪异,而当对方斜眼朝这边瞥来,那一瞬间的眼波流转,在冶艳之中更隐约有着一丝熟悉。

这种眼光好像在哪里看过?像是旭烈兀,又像是白无忌,这人有着与他们两人类似的潇洒感觉。

“你、你是……”

“我是他们的团长,这个旅团是我带的,你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团长,或是生疏一点,叫我旅团团长。”

“呃……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非常有大人物的感觉呢……”

对方身上始终洋溢着一股慵懒的感觉,似乎连走路都懒得花力气,慢慢、慢慢地靠近过来,也直到对方来到一定距离内,妮儿才再次感到震惊。

震惊的理由,是因为对方的穿着。整个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袍,材质普通,但从那不沾染片尘的异样雪白,妮儿肯定这衣料有些不寻常之处。

但震惊的真实原因并非衣料,而是因为衣服的穿法。说是“穿”,可能还太过抬举对方了,因为从妮儿的角度来看,那件白袍根本就只是简单地用腰带一束,随意披在身上,每当举手抬足,隐约就可以看见雪腻如脂的动人肤光。

(真、真是该死……荒山野地怎么会碰到这种人物?人妖也就算了,还是个和*大妖姬比银荡的大人妖,我怎么会这么倒楣?到这种地方来落难……)

对自己的处境极为不满,妮儿脑里东想西想,胸口却怦然心跳,全然没意识到对方已经来到自己身前,还贴得好近。

“喂,你这个人会不会太……”

惊觉那张明艳好看的脸庞靠得太近,妮儿吃了一惊,下意识想要后退,但动作却慢了一步,被对方一下子欺近至呼吸可闻的近处,跟着竟然大辣辣地直吻过来。

“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