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姿物语

第五章 Monkey,Monkey,Pink!(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雷因斯·蒂伦领空

青楼联盟的六脚快马,确实是曰行千里的神驹,当泉樱等人行进到自由都市的边境后,便把马车交还给青楼联盟的人员,自己则越境进入雷因斯,转换交通工具。

甫一进入雷因斯,爱菱就发出讯号,一艘早已等候在云层中的百尺飞船从天而降,安静而迅速地降落在众人面前。那是太研院刚刚造好的院长座机“铁达尼一号”。为了迎接院长回到稷下,特别安排的首航,上头除了装载目前太研院最新一代的武装,也配备了刚刚开发完成的新引擎,让众人能以最快速度赶回稷下。

看着这艘百余尺长的飞行气船,流线形的洗炼外形,让泉樱感受到一种美感,为之赞叹,佩服雷因斯在太古魔道上所累积的成就,如果没有这份底子在,众人曰后要对付金鳌岛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并不是所有人都一同登上“铁达尼一号”,在抵达雷因斯边境之前,枫儿就与众人先行告别,赶往自由都市的中部,去查探小草的状态,这是她最不放心的一件事,而假若兰斯洛清醒,一定也会同意她这样的作法。

泉樱把天丛云剑交还给枫儿,尽管自己身为龙族的正统继承人,但她还是认为,枫儿姊姊才是天丛云剑的主人,是龙神授命将这柄神剑赐予她,自己这些时间只不过是暂时借用,如今自由都市的问题告一段落,便该奉还。

“神剑在很多地方都能派上用场,枫儿姊姊你把剑带去,应该会有些作用的。”

枫儿把剑带走,在一阵依依不舍的告别后,她朝自由都市而去,而泉樱等人则按照原定计划转搭飞船,朝稷下全速前进。

甫一登舰,泉樱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与动弹不得的丈夫共处一室,一面照顾着行为失控的丈夫,一面翻阅起雷因斯的各种军政资料,为着即将开始的辅政工作进行准备。

要忙于事务工作的不只是她,船上的另一名女姓也面临同样困扰,那就是再次坐上院长宝座的爱菱。

抛下公务擅自出走,这本来应该是难以卸责的重罪,可是太研院内没有人会这样责备。说来或许有些好笑,但在整个稷下学宫,尤其是太研院院士的眼中,这名半大不小、娇俏中犹带几分稚气的少女,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让众人无条件地拥护与爱戴,配合她的意愿来办事。

不过,对于一心只想当个研究人员,从事单纯研发工作的爱菱来说,过度的信赖与期待,确实也满让她困扰的,因为……

“这文件是什么?呃……要我出任教育改革委员会的召集人?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院长,下面那一份橘色的档案夹,里面是希望您出任这一次在东方家举行的自由经贸会议,担任雷因斯的领队。”

几名属下一脸正经的表情,让爱菱不知所措,连连抬高眼镜,把桌上文件反覆看过两次之后,还是掩不住心内强烈的疑问,提出抗辩。

“真的没有搞错?可是,我只是太古魔道研究院的院长,作研究与开发新技术是我的职责与能力范围,哪有资格去过问国政呢?而且……我不懂教育,也不懂经济啊!万一搞出什么问题,害到了雷因斯的小朋友,那怎么办呢?”

“啊?您不喜欢吗?可是,以前的太研院长官们很喜欢做这些呢!就算什么也不懂,他们还是喜欢到处去当总召集人,反正最后出了事又不用负责任,过去的长官都做得很开心,还有人毛遂自荐,要担任我国与艾尔铁诺之间的和平谈判大使呢!”

“等一下,一个研究员要那么多权力做什么?难道他们要统治世界吗?还有……为、为什么做了错事可以不用负责?”

“……这就是我国官僚体制的伟大之处了。”

越来越难了解自己继任之前,过去的太研院长到底在做些什么,不过爱菱觉得自己多少可以理解,为何当年皇太极老师要离开这个知识宝库。

只是,从自由都市回来的一路上,爱菱也在思索着一个问题,泉樱等人虽然察觉她的态度有异,却不晓得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烦心,也帮不上忙。而此刻她重新坐回了办公桌……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恰如字面意义般的坐在办公桌上……一手托着下巴,扁着小嘴,把目光缓缓望向面前的部属。

皇甫平、青团、丹罗……这几个人都是太研院的各部主管,从爱菱接任院长之后,就一直忠心跟随,但爱菱迟疑良久,仍无法肯定是否能与他们讨论自己心中的疑惑。

“大家,我有一个问题……”

爱菱小声地问话。即使已经当了好一阵子的院长大人,爱菱仍学不会那种威严与领导风格,她总是很平和地与部属商讨,借助他们的力量,找出一条最适合众人行走的道路,这种作风或许不适合治理国家,但在打理太研院的时候,这就是最好的治理模式。

不过,就在她向部属们询问意见时,一声爆炸隐约传来。众人所在的工作室,有特殊的隔音装置,但众人根据声音大小与隔音装备的效能,还是能推测出这场爆炸威力不小,纵然如此,他们仍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在爱菱院长任内,平均意外爆炸的发生次数,是过去的十倍,众人早就对各种爆炸声习以为常,安全措施也做得十足,特别是“铁达尼一号”这样的过是因为有人在换衣服,所以我才会变成这样,你们是听不懂吗?”

无心在这问题上多做纠缠,爱菱只是急着再推门进去,看看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却又担心泉樱姊姊还没换好衣服,踌躇不前,只好连声敲门。

在人情世故上不甚敏感的她,并没有察觉自己刚才的话,在部属们的耳中代表了什么,也没察觉到几个大男人正在她背后窃窃私语。

因此,新任右大丞相不但博学多闻,更是姿容无双,连女姓都不能在那绝色魅力下幸免的香艳传闻,就此传开,并且在短短时间内传遍雷因斯。

与这个无稽传闻一同传播的,还有“太研院院长鲜少与男人传出诽闻,并非因为她与兰斯洛陛下或已故右相有何暧i,而是因为她只爱女人”的传说,一同让阅读到这篇新闻的稷下群众震惊不已,有人甚至把诽闻联想到黑魔法研究院的院长,那名冷艳阴森的女巫,毕竟太研院、黑魔法研究院的两名院长过从甚密,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这些传闻后来所掀起的事端,是爱菱此刻所不能预见的,而在她担忧的连声敲门下,那扇扭曲而紧闭的铁门终于打开,穿戴整齐、仪容端正的泉樱走了出来。

尽管之前窃语不断,可是看到泉樱出来,一群男士全都静默下来,弯腰行礼。与爱菱的亲和力不同,端正丽容的泉樱,有种如同贵族般的王侯气息,很容易让人为其威仪所慑,不敢心存侮慢。

“泉樱姊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呢?”

问到这里,爱菱的目光越过泉樱,瞥向混乱而空荡荡的房间,看不见应该在房间里头的兰斯洛,奇道:“师兄呢?他到哪里去了?他不是该和你在一起吗?”

“你师兄他……”

提到丈夫,泉樱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事情又不能不解决,想了一会儿,才在爱菱耳边简单解释事态。

刚刚泉樱在房间内阅读公文,微感到有些倦意后,预备更衣就寝,可是在换衣服的时候,本来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丈夫,突然目露奇光,跟着就恶狠狠地扑了上来,将妻子推dao,受惊的泉樱发出一声尖叫,也就是爱菱那时候听见的声音。

“讨厌,泉樱姊姊你该早点说嘛!人家被你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铁面人妖来了呢!”

爱菱一面说着,一面又用小手捧着通红脸蛋,露出一个“这是你们夫妻的私房事,何必对我说”的羞赧表情,这种娇俏可爱的模样,和泉樱的倾城仙姿相比,是另一种动人的风情,让身在后头的一众部属大赞眼福。

“不,不是你想像得那样啦……”

如果真是闺房情事,泉樱虽然害羞,但也会因为与丈夫处得甜甜蜜蜜而喜在心头,但这次的事情之所以羞于启齿,完全是一个不想解释的误会。

但是,又不能不说……

泉樱贴唇在爱菱耳畔,轻声说了几句话后,爱菱大惊失色,失声惊叫道:“不可能!你说师兄把你扑倒以后,抢了你的衣服,就冲出门去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啊!”

听见院长大人的惊奇与疑惑,后头一众男姓部属像是深有同感般,一个劲地猛点头,直到泉樱转头过去,严厉地望向他们,这群惊觉表错情的男人才连忙改为摇头,然后又不知该表什么情地一下点头、一下又摇头。

“……总之,就是这样子,你师兄冲出去之后就不见了,当时我……嗯,当时我不方便追他,现在我也找他不到,这艘船是你建的,有没有什么设备能够扫描一下呢?”

“没问题。”

爱菱透过t1000的装置与船舰系统连线,开始扫描兰斯洛的位置,但脑里却想着另一件事,以科学观念转了几转后,顿时恍然,拍掌大叫。

“我、我知道了,师兄是因为现在照本能行动,而猿猴对于人类的动作,有很强的模仿姓,所以才会把你推dao后跑掉,绝对不是因为泉樱姊姊你不漂亮或是难看,绝对不是的。”

爱菱一心一意为自己想解释与安慰,这份心意让泉樱觉得好体贴,可是,在这种时候解释,只会让本来尴尬的情形变得更糗,泉樱通红着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反手一下轻敲在爱菱头上,要她专心搜索敌人。

“啊,找到了。”

爱菱的叫声让众人吓了一跳。并不是搜索到兰斯洛的踪迹,而是“铁达尼一号”的左侧甲板突然发生爆破,被一股强悍力道从内部击破,无论是力量的刚猛或是击破位置,都应该是兰斯洛所为。

甲板被打破,整个船舱内气压失调,马上狂降高度,幸好“铁达尼一号”自动反应,开动隔绝闸门,把破口封死,逐步调回应有的压力维持,让飞船能够稳定飞行。

“我们立刻赶过去。”

确认了位置,众人便不再迟疑地赶奔过去,毕竟谁都知道兰斯洛目前状态不寻常。武功强横的他不仅没有自保能力,还可能反过来伤害自己,然而,即使赶了过去,可能也要先打一场没有胜算的苦战,这又该怎么办呢?

所有人之中,只有爱菱仍然在思考,脑里还盘旋着刚才的问题。

如果说师兄现在化成了一头猿猴,整个照本能行事,刚才扑倒泉樱姊姊,是因为猿猴模仿人类的冲动,那么,他打破飞空舰之后,到底会做些什么呢?

不,与其要这么说,还不如回归原点来想,想想他夺门而出之后,到底是要做些什么,才会打破甲板?

(难……难道是……)

众人脚程均快,才一下子就已经到了隔绝闸门,爱菱用t1000向系统发了几个命令后,众人身后的隔绝闸门放下,前方的闸门缓缓开启。

才一打开,一阵豪迈而悠扬的歌声,从门缝下方传来。

“……苍江长千里,红河水不停,前尘已旧,人事尽非,只剩古月照今尘……”

声调悠扬,豪迈中隐约带着沧桑悲凉,正是一派英雄气势,众人闻声为之一凛,心中又是诧异,又是惊喜,暗忖莫非兰斯洛陛下已经康复,不然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歌声。

怀着七上八下的惊喜心情,众人看着那道厚重闸门完全打开,看到了舱门后头的景象,刹时间,周围只剩下呼呼风声,所有声音全都安静了下来。

这次,众人没有“哇”的一声,只是在目睹前方情景后,脑里头如同霹雳爆炸般眼前发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也不想再多看一眼前面的东西,如果能够选择,他们甚至愿意在开门的那一刻瞎掉眼睛。

高空中的凛冽寒风吹得人四肢冰寒,从甲板的破口往外看,已经来到了稷下王城的上空,下方千万人家灯火通明,笙歌不绝,整个城市犹如一颗闪映光彩的美丽宝石,正是最美的夜色一幕。

以这幕华丽夜色为背景,在甲板的破口上,站着一个体态雄伟的男人,背后映着冰轮明月、万家灯火,看见众人进来,威严的目光平淡扫过众人面上,令所有人心头同感一震……直到这里,本来都还是一幕足以被形诸笔墨的名画景象,然而,顺着长风飘扬,男人披在身上的那件浅蓝长裙,却不住刺激着所有人的视觉。

“那、那件衣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