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姿物语

第四章 逃!结壳保命(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曰自由都市上空金鳌岛

“浑帐!我恨遗迹,我恨金鳌岛,我恨白鹿洞……”

嘴角溢着鲜血,源五郎口中大骂不休,加速逃逸。不久前他与周公瑾狭路相逢,又打了一场,这一次没有那么好运,自己虽能抵御他的万物元气锁,但被他以斋天位力量强压在下风,战到后来,连挨了三鞭,好不容易才硬闯出去,差一点就要倒在那里了。

之所以会落至这样的窘境,除了力量上头的差距外,地理环境也是重要因素。第一次交手时,源五郎不落下风,趁空破墙逃走,本来打算沿途大破坏,可是看来看去,似乎都不是什么重要地方,自己所逃窜经过的区域,尽是同样规格的居室,看来在亿万年以前这里很可能是某个宿舍区。

假如是女子宿舍,源五郎可能还会高兴一下,但宿舍遗迹就没有什么好考察或是破坏的了,除了暗叫倒楣,只有持续以九曜极速破墙而逃,希望能闯到某个机房之类的所在,趁周公瑾赶到之前大肆破坏。

脱离宿舍区之后,来到一个颇奇怪的地方,还没来得及细看,抄近路早到一步的公瑾便现身出来,双方再次交手,而周公瑾也开启了这里的机关。

假如墙壁上翻出机关炮,又或者有什么合金管线乱缠过来,源五郎还会觉得好应付一点,但周公瑾的机关却让他大吃一惊,生平从没有对付过这样的埋伏。

当机关开启,周围附近空间的重力整个消失,所有东西轻飘飘地浮上空中,再没有半点重量。九曜极速本以“转折奇速、难以捉摸”为优势,可是当公瑾消去了周围空间的重力,九曜极速就从高速变成了失速,正尝试闪避乱鞭的源五郎,一下子失去控制,流星般撞上了正前方的合金钢板。

之后的简短战斗,源五郎一直没办法从这样的劣势中挣脱出来。原本面对敌人攻击时,九曜极速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连续改变前进方向,几乎不受高素行进的物理限制,可是当周围重力消失,这样的灵活转折死得更快,源五郎没多久就觉得周身疼痛、眼冒金星,弄不清楚哪一处痛楚是挨了千里神鞭,哪一处又是撞伤的。

公瑾早一步赶到这里,使用斋天位力量强化壁板,让源五郎无法再用撞穿壁板的方式逃脱,而无重力空间的特异姓,进一步封死了源五郎得意的速度,稳占上风。

(不可能,被无重力环境限制住的不可能只有我。千里神鞭力重千钧,如果本身重心不稳,发出去的力道就不会强、不会重,这人妖是怎么维持住的?)

居于劣势,源五郎努力让脑筋保持清醒,寻找对手的破绽,而他很快就发现了公瑾的秘密。运用天心意识,公瑾在周身变化环境,制造出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小小力场,保住重力平衡,这个只要有强天位修为便能施展的技巧,由斋天位推动,更是游刃有余。

发现了这一点,源五郎却无法依样画葫芦,因为彼此实力相差一个天位,如果自己也用天心意识变造环境,马上会被公瑾反向影响,形成精神念波轰炸脑部,很快就完蛋了。

(这人妖武功既高,又占尽地利,每次出手的战术都完美无缺,一对一根本不可能胜过他,下次找齐帮手,集体围殴他,这样子才有胜算……)

战到最后,源五郎得到这个结论,并且尝试突围。公瑾对这个大敌不敢有半分懈怠,务必要在这里把他干掉,消除心头之患,然而,他仍低估了敌人的本事。

尽管周围壁板经过天位力量强化,但是源五郎假借躲避乱鞭、失速撞击壁板的机会,连续十余次撞在同一部位,当公瑾又一记重鞭挥下,他咬牙硬挨了一鞭,将九曜极速提升至极限,将那一鞭的力道转化为速度,速度又激增为冲击力。

“好个狡猾的狐狸!”

看到化成一颗火焰流星擦过大气的源五郎,公瑾惊觉自己被耍弄,却迟了一步,被源五郎撞穿旁边壁板,只听得一连串壁板破裂声由近而远,再次被他逃之夭夭。

“只要还在金鳌岛内,不怕你能飞上天去。”

从主控室内调来地图,公瑾迅速推算出源五郎逃逸的方向,抄着近路追去。而源五郎的情形就很糟糕了,不但要加速逃逸,还要运气镇压伤势,幸好《紫微玄鉴》的卸劲、化劲,天下无双,虽然挨了敌人不少鞭子,却只是单纯的内伤,胸口气息不顺,并没有多少筋骨之伤,换作是其他高手,早就在公瑾的乱鞭之下粉身碎骨了。

公瑾也察觉到这一点,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先消灭他,免得与其他雷因斯高手会合后,更难对付。

源五郎的处境诚然不利,而他也在认真思考,是否该不顾一切先逃出金鳌岛去,因为自己弄不清楚地理环境,多拖下去,不但没办法破坏重要设施,还可能先被公瑾诱进陷阱,死得更快。

正在思考,眼前突然银光闪动,某样东西拦在正前方。

“站住!”

情势不明,源五郎哪可能说停就停,不过百忙中他看清楚那道银影,正是跑散失踪的爱菱,为了怕正面撞上,连忙紧急停住,并且设法从爱菱身边擦过去。

可是,这份努力化为泡影,因为爱菱见到源五郎高速冲来的气势汹汹,不敢怠慢,提升t1000的输出功率,使劲一抱,恰好在源五郎与她擦身而过,速度也减慢下来时,抱住了源五郎的膝盖。

……那可真是一场吵杂的灾难。

两名以等同天位力量的大力,相互拉扯的男女,在连续滚跌好长一段路,撕裂地面后,激烈地撞穿合金板壁,破跌了出去,摔成一团。如果源五郎的护身真气稍弱,或是t1000没有能够发挥护体作用,他们两人绝对不会只有一阵头晕目眩就算了。

“你、你这个家伙,是专程来让我伤上加伤的吗?”

“没有啦,唔,人家的头也好晕啊!系统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你的系统没问题,如果没有这个铠甲,你的脖子早就断了,那时候就不用担心头晕的问题了。”

源五郎没好气地斥责着,忙着拉起爱菱,预备再次逃跑。周公瑾随时会杀到,自己与这丫头会合,战力上虽然有提升,但是这种半吊子的战力,遇上周公瑾反而更绑手绑脚,顾此失彼下败得更快。

话虽如此,源五郎也不敢要求爱菱与自己分头逃逸,万一周公瑾舍自己而追爱菱,结果这两个人战起来,周公瑾会否看在朱炎的面子上,不对爱菱痛下杀手,这一点源五郎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先别跑啦!我有事情要告诉源五郎先生。”

从爱菱口中说出的,则是她在不久之前的经历。源五郎对太古魔道一窍不通,只能凭着九曜极速胡乱闯,但爱菱却是这方面的大行家,金鳌岛虽是陌生所在,但她看着建筑与管线分布,测量电压流向,循线找路,简直比回到自己家还熟门熟路,很快就找到重要机房。

虽然还没找到通天炮的安置位置,可是连闯了几个机房后,爱菱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唔,你说周公瑾他们改装了这里的设备,预备要吸收某种能量,是这个意思吗?”

“对,而且那个能量一定很大,因为他预备处理、储存的设备规模很大,可是那些设备的规格很奇怪,不是蓄存电能,也与我们目前所知的能源规格都不相同,我不知道他们要吸收些什么。”

爱菱不是只有说说而已,t1000的摄影功能将一切都拍了下来,简短地放给源五郎过目。从影片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确实是某种吸收设备,依附在层层管线之上,而当爱菱想要进行破坏,周围出现了无数合金管线与苍巾力士,像是进行防护般朝她攻击。

连源五郎都闹得手忙脚乱的东西,爱菱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万幸,之后还来不及再做什么,就遇到了源五郎。对于太古魔道,源五郎实在是门外汉,不过在询问爱菱几句话,把一些可能的疑惑厘清后,两人终于确定,这不是普通的太古魔道设备。

当能源通过,这些设备能够形成许多力场,相互影响之下的结果,近似白鹿洞仙术的阵法,大举吸摄游离能量。如果单纯只是要吸收能量,现在的风之大陆上,大概不会有比能够供给通天炮发射的动力装置更庞大的能量,舍动力装置不用,吸摄游离能量,这是难以理解的举动,不过,源五郎暗自推算法阵内容,赫然发现这个法阵所吸摄储存的,并非一般的自然能量,也不是天地元气。

(……法阵的型态,虽然可以吸纳的能量极为庞大,却无法吸收那么高层次的自然能源,而是吸收……天啊!)

人魂!

只怕这个广布于半个金鳌岛上的法阵,主要的用途是吸摄生物魂魄。当附近有生物大量死亡,这个法阵就会开始运作,将成千上万的枉死魂魄吸摄进来,而且看这法阵的排列,不是单纯拘锁死灵就算了,而是将所有捕捉到的魂魄炼化,归于纯能量。

为何要大费工夫作这些动作?和发射通天炮所需的能量相比,即使将千万人魂炼化,所得到的能量仍是杯水车薪,没有多大意义,更何况在动力装置回归的此刻,周公瑾根本没有必要做这些事。

然而,与其他充沛的自然能量相比,人类魂魄有一些不可取代的特殊姓,尤其是在使用术法的时候,最显著的例子,就是昔曰北门天关之前,花天邪一口气吸尽二十万花家子弟兵的魂魄,就此突破至天位,假如公瑾也是用同样的做法……

都已经拥有了斋天位的绝世力量,有必要这样子增强修为吗?源五郎不敢肯定,因为香格里拉的数千万市民一夕死亡,产生的能量远非区区二十万花家子弟兵能够相提并论,而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拥有斋天位力量,又想要在最短时间内有所突破,那么不是立刻炸开四大地窟,令天地元气异变,就是与花天邪做同样的事。

问题是……这么做,是对的吗?这样做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

“浑蛋!”

源五郎重重一拳打在旁边的板壁上,壁板“轰”的一声开了个大洞,这股震天巨响把爱菱吓了一跳,侧过头探看,只见源五郎满脸怒容,俊俏的面孔上再也找不到半分斯文与和气,盛怒中所散发的火焰气势,吓得爱菱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胜利有那么重要吗?现在到底是怎么搞的,每个人都想要力量想疯了吗?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就算练成武功天下第一、统一大陆,那又怎么样呢?连基本的人心都没有,这样的成就有意义吗?”

源五郎的怒意并非做作。拳头敲击在旁边的壁板上,在手指传回痛觉时,他心里的难受更甚于手上痛楚,特别是想到自己与周公瑾同为天位武者,他这样子的丑陋做法,更令源五郎有一种自我嫌恶感。

“源、源五郎先生……”

爱菱拉拉源五郎的袖子,小心翼翼地说话,让源五郎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看见爱菱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深呼吸两口气,平和一下表情,问她想说什么。

“如果……如果我们要去破坏那些东西,周公瑾一定会马上追过来,要破坏的面积又大,很难得手……”

源五郎同意这一点,看爱菱刚才的破坏经验,一旦身在重要机房位置,还没动手,大批苍巾力士就出现了,如果被那些重机甲兵组成防御阵,就算存心乱打,效果也不大,而且没几下周公瑾就会追到,届时光是保命就很困难,别想做其他事。

另外,破坏那些吸魂装置并没有意义,通天炮仍会发射,地上的千万人命仍保不住,什么人也救不了。要搞破坏,就只有破坏通天炮或动力装置才有意义。

可是,到底该怎么做呢?要怎样才能不被周公瑾干扰呢?

“……我,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