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开做房东

第1章 妻离(1 / 1)

2021年7月1日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钟溢晚上下班已经八点了。一个厨子没有什么节假日,在别人眼里是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但其实只有自己才明白拿了5000的工资,要除去房租,给老婆儿子的生活费还掉车贷剩下的一分没有了。到了36岁这个年纪,以后的日子已经一眼看到头了,想着躺平也不敢去躺。想着自己年轻时的生活,在父母车祸过世时赔的40万元,在自己年轻不懂事给祸祸掉时心里不免一阵懊恼,想着那时候买个俩套房放着那该多好。想想到了这年级自己什么都没有除了做厨师什么都不会。至少有套房给自己安个家,还有一套可以出租,想想都会笑醒。钟溢想着想着坐上了自己贷款买的车打算回家。

今天晚上为什么会想那么多,钟溢的父母过了今天晚上12点过后不知道几点时,也就是在20年前这个晚上从申城打工回来连夜赶路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双双过世的。回想过往钟溢一阵恍惚。

打开车门,钟溢发动汽车回家。他租住在越城市下面一个区的小镇里回家的路差不多要1个小时。平时为了省钱都是早早的起床做公交车上下班,今天是因为天下着大雨开车上班,在路过鸡排店时给在家的老婆买了一份鸡排当夜宵。说起老婆两个人都是一个学校的。比老婆大两届,这个学校不要想得是什么大学只是个职业学校,那时候中考没有考就进学校了就是花钱读书,没有什么用。老婆嫁给他也是个意外,那时候钟溢没有想着结婚虽然27岁了。因为没有父母就没有什么人操心,结果钟溢怀着玩玩的心态把人家给上了。这一上就上出人命了,老婆跟她家里人一说,丈母娘发话了必须趁着肚子不大时结婚。老婆家是偏僻农村的,老人的思想保守。不想自己家在村子里闹出什么不好的风声。

就这样两个人结了婚有了孩子,因为钟溢父母过世这结婚都是丈母娘操持的。他自己在老家的房子也被他大伯给推到建了一幢洋房。也就没有什么他房子了。想申请宅基地建一幢也没有什么钱就这样拖了下来。

至于婚后嘛,钟溢夫妻俩就在小镇上租了一套房子居住,因为没有婆婆所以丈母娘过来照顾女儿。

老婆这个人呢以前挺好长的漂亮,也不太喜欢说话。可是生完孩子过了三年像变了个人似的,开始抱怨着钟溢不会挣钱不能给她要的生活。好几次说着要离婚。丈母娘让她上班去呢也不去上班了说要照顾儿子。钟溢自己呢总是觉得亏欠老婆很多,嘴巴又笨说不过老婆。这江浙这片地方又没有打老婆的习惯。钟溢只好忍着,这一忍就是5年。

刚到家打开房门,钟溢发现今天家里气氛有点不对。老婆坐在客厅里等他,“我们离婚吧。”老婆淡淡的说到。钟溢愣了一下开口道:“怎么突然间又要离婚了。”钟溢的脑子里一下冒出一个念头“我被挖墙脚了被绿了”这种事现在在小视频APP里多得很。难怪钟溢会这样想。只听到他老婆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都这么多年了一分存款都没有还欠着钱,我要过好的生活。”

这话听着有点刺耳但老婆的相貌身材是挺好,想想离婚后找一个好点人家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钟溢语气有的黯然的道。

“现在还没有,但有个男人离婚的他在追我那个男的说他没有生育能力不介意我有孩子。”妻子带着有点哭泣的声音说着。“你还是跟我离婚吧,让我去找自己要的生活我不想太累了,每天都为着花多少钱买菜,留多少钱给孩子交学费,留多少钱存着交房租。连自己想买件衣服都要精打细算。我不想了”

钟溢不死心的说道:“你真的认为那个男的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吗?一点也不会介意你吗?”

“算了,我们明天去离婚吧。我通知你一下也跟你说清楚了。以后我过得最怎么差也不会比现在差”老婆肯定的说着。转身进了房间。

钟溢心里一阵疼痛,这感觉是第一次被女朋友说分手的感觉。那还是在22岁那年,现在过了13年这痛苦再一次来袭。他以为自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毕竟后面找过好几个女朋友都是以分手告终但没有这样痛苦过。想想两个人在一起九年的点点滴滴。钟溢突然感觉没有什么好恨老婆的,毕竟自己没有能力。老婆虽然不工作和在家抱怨好几年,但家里的卫生打理的挺好,儿子也照顾的好好的。

钟溢打开房门,慢慢走下楼梯,来到了楼下小区的停车场坐到了车里面。抱着方向盘眼角有一种叫泪水的东西慢慢在滑落。想着过往,慢慢的有点痛恨自己。以前吧怎么说呢,不能说没有钱过,父母车祸的赔偿款,那时候40万可是笔巨款。虽然有点不孝,但也是父母留给自己的。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钟溢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12点。钟溢下车想回房子里去睡觉,早上七点半起来到现在12点多了加上心累有种想睡的感觉。这也是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以为醒来什么事都没了。恍惚间感觉手机一种振动,裤袋里传来一声铃音,拿出手机一看是旺财来电话了。刚按下接听“有空没有,过了吃夜宵了。”旺财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说起旺财,他本来的名字叫郝亮。跟钟溢以前是同事,也是一个职业学校毕业,比钟溢小一届,后来在同一个酒店实习拜在同一个师傅。慢慢成了一对损友关系特别的铁,也是我唯一的好朋友。以前在越城打工时两个人租了一个不到20平的小房间谁有女朋友过来,另一个被赶到网吧通宵,所以关系一直很好。他现在生活比钟溢也好不了多少,今年35岁了还没有成家,还被退过一次婚,退婚后没有像里一样突然崛起。还是浑浑噩噩的过着一个人生活,换了好几份工作,现在在做业务员。有钱了给浴室里小姐贡献一份收入。还好他还有一个哥哥,父母也没有怎么来管着他。一个人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

听着他叫我出去吃夜宵,钟溢忽然之间有一种想喝酒喝的醉了的想法,也只有他可以听钟溢诉说不会笑话于钟溢。

“好的,你在哪里吃夜宵我过来。”钟溢回答道。

电话里又传来一阵调笑声“小强,今天叫你怎么出来了,结了婚如果不是我特别有事叫你出来,你都回答要陪老婆孩子。而且还那么晚了你竟然没有睡电话响了两声就接住了。”旺财叫钟溢小强,跟钟溢叫他旺财一样,看了周星星的电影叫出来的。

钟溢回了一句“今天心情不好。”然后也没有怎么多说了。

旺财:“我位置发你微信里你到了打我电话。”听到钟溢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郝亮也就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话,挂了电话在钟溢微信上发了他吃夜宵的地方。

钟溢打开微信,点开郝亮发来的位置,开启导航。开车前往郝亮所在的地方去了。看看导航上的时间要一个小时。钟溢就在微信上回了一句“在那里等我,我要一个小时后到后才能到”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重开做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