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第八百二十章:程序与思维的冲突,玛机雅娜何去何从(1 / 2)

正打算说些什么,玛机雅娜却起身先是极其淑女地弯腰致意,随即双手贴在裙边哒哒哒跑走。

“卟卟卟。”

走之前似乎说了什么话。

“呃,这是……”

李想不太明白它要做什么,手机里的洛托姆给予了回应。

『它让你稍等,估计是去拿饼干了。』

“拿饼干——”

他愣了一下,嘴角微抖,正要说些什么,背包里的谢米钻出来了。这家伙不知何时竟从天空形态变回了陆上形态,双目亮晶晶的,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

长期的运动和规律进食正在逐渐更改它的日常习惯,但糖分依旧是它戒不掉的恶魔。

而察觉到李想的目光,谢米哼了一声扭过去,气呼呼地鼓起脸颊。

这让前者不由得笑出了声,伸手捏住它的鼻子。

两秒后。

『诶呀你好烦的说!』

谢米挣脱开,不满地啃了他手掌一口,啃完又害怕挨骂便伸舌头舔了舔,权当没发生过。

“你这家伙。”

李想都要被这货气笑了,又要咬人事后又怂,天底下像这样的宝可梦当真不多。

一旁。

大尾立闲得无聊,顺着他的小腿爬上去,上半身支起来左顾右盼,余光瞄到精灵球时,又好奇地去拨弄。

“它们可不是玩具。”李想把它放到地上,转念一想却是摘下精灵球将路卡利欧等宝可梦放了出来。

到这里小半天了,都没让狗子它们透个气过。

当下。

大大小小的宝可梦们落到了地上,大尾立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又震惊地看着李想手中的精灵球。

“你没见过——也对,巡护员不用精灵球。”李想本来还诧异大尾立怎么会没看到过精灵球,后来才回想起巡护员用的都是捕猎游标。

这玩意儿和精灵球一样,属于黑科技的一种,基础的能够与宝可梦心灵相通,高级的甚至可以远程召唤宝可梦过来协助。

而突然出现的路卡利欧等也吓到了庭院的原住民,以伦琴猫为首的一众宝可梦惊惧且警惕地观望着,根本不敢靠近,分明是被对方的气息给吓到了。

幸好路卡利欧比较善解人意,第一时间释放出了自己的波导,友好的情绪逐渐让伦琴猫它们放下戒心,哪怕看巨金怪这种狰狞大块头都变得顺眼不少。

双方开始接触。

大尾立也凑了过去,好奇地闻了闻路卡利欧,后者露出微笑。

“嗷~”

“喔!”

感受到善意的大尾立雀跃起来,一蹦一跳煞是可爱。

正当此时,玛机雅娜从不远处归来,端着一小盘饼干脚步匆匆,可看到路卡利欧它们的时候,瞬间呆愣在了原地。

“卟卟卟?”

李想转头看向手机,“它说啥?”

『它说怎么会多出这么多。』洛托姆回应完后补充了一句,『估计是看量拿的饼干。』

太实诚了点。

他赶忙起身拦住要再去添饼干的玛机雅娜,“别别别,够了够了,尝尝你的手艺就行。”

除了谢米这种不管什么东西都只会一次吃到饱的家伙,其他都是有数的,哪怕再好吃的东西,只要不是正餐都会浅尝即止。

玛机雅娜这才没回去再补充饼干。

回到凉亭。

谢米双目放光地看着那盘甜点,却非常无奈地只能由李想一块一块转递给它。

自己动手?

没门!

可即便如此,当饼干进嘴,它还是了乐乐呵呵地吃起来了,毕竟比没有要好。

李想和玛机雅娜面对着面,尽管双方都没说什么话,后者却也一点都不局促,反而十分恬静地坐着,莫名有种高贵典雅的气质。

或许是它还留存着曾经陪伴公主的记忆?

有可能。

他沉吟数秒,道出了有关其是否愿意前往雾岛的疑问。

纵使先前从巡护员那里得到了答案,可他仍旧想亲耳听一次对方的回应,到时候和贤者十人众们扯皮也好拿出来当个论据。

玛机雅娜闻言,淡粉色的目光闪烁,给出了一个丝毫不让李想意外的答案。

『都可以。』

和『我不知道』没什么区别,而它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股孤独感扑面而来。

李想便转移了话题,问它最喜欢做什么,以及它最深刻的回忆。

果不其然。

百年时光逝去。

对玛机雅娜而言,印象最深刻地还是当初陪伴在那位不知名公主身边的时候。

作为【魂心】的持有者,它能感受到生物的心情、思考和身体状况等能力,而究其根本会有这种“功能”,便是为了方面照顾公主。

它就是为陪伴而生的。

哪怕它最喜欢做的事情——侍弄花草,也是从公主身上学来的。

所以面对公主早已逝去,公主后人极可能为冒名顶替的事实,玛机雅娜茫然无措,若非巡护员交给它一些宝可梦照料,它极有可能又自然而然地沉睡过去了。

因为照顾公主就是它存在的意义,好比生物存在的意义是延续一般。

正是因此,玛机雅娜对于未来,对于自己将何处何从一片茫然,哪怕巡护员想让它去雾岛过更好更自由的生活,它也只是答应下来。

但那种生活到底是不是它想要的,它不知道。

身在当下,活在过去估计就是它此时的状态了,包括宝可梦不能吃人类食物,也是过去留下的习惯。

“那你现在快乐么?”

李想再度问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玛机雅娜的回答也依旧是那么的标准——『不知道。』

它想说自己快乐,毕竟有那么多的宝可梦陪伴着它,就算只能待在花园里,但也经常能换不同的花园居住。

可每当变回精灵球熟睡后,每个梦境都是数百年前与公主相处的点点滴滴,如今的生活一次都没出现在梦里。

所以究竟快不快乐,它也说不好了。

“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