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第八百一十四章:雾都大的校树果实保卫战及吃果群众(1 / 2)

直接把风速狗炮灰掉了可还行。

讲道理这一波李想和苏茜真没预读到,企划中对手至少是等风速狗拉开一定距离后才会攻击……

结果龙都队两人为了能够准确地拿下玛力露丽,不给其留机会,未等队友向后撤开便悍然出手。

拼是真拼,急也是真急。

洛托姆差一点点就没赶上了。

李想叹了口气,虽然对方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理应获得些成果,但现实往往特别残酷。

场中。

磅礴的烟尘逐渐散开,率先露面的竟不是玛力露丽,而是清洗洛托姆,它身上还残留着淡粉色的光辉,各个部位都有着烈焰灼烫的痕迹。

一双碧蓝的双眸中夹杂着些许疲惫。

然而比起它,不远处的风速狗状态更差,气喘不已的同时双目空洞发虚,一身耐热的美丽皮毛也被烫的烟熏火燎。

陷阱甲壳的威力之高可见一斑,破壳给它提升太多太多的伤害,连火抗的宝可梦吃下后都要大喘气。

“交、交换场地?”

无数人惊愕地看着下方,脑中不可避免地闪过一句话:

怎么会有交换场地这么脏的技能啊!

从玛力露丽它们相互碰撞,到爆焰龟兽到达指定地点并尾动触发陷阱甲壳才花了多少时间?

如此短暂的“一瞬”,竟被洛托姆完成了交换场地,直接导致陷阱甲壳未能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太快!

但由此也产生了一个问题——玛力露丽去哪里了?

龙都队的选手知道,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只从远处开着水流喷射冲出来的蓝色肥兔子。

如果交换到爆焰龟兽的身前,他们第一时间就能看出问题,无奈对方的位置直接挑在烟雾的深处,直接导致他们由于失去对方的视野而错失了机会。

“守住!”

守住的绿盾堪堪开出。

可在隆声阵阵的碧蓝色水龙面前犹如薄纸一般,腹鼓给玛力露丽带来的提升远比脱壳给爆焰龟兽带来的提升还要强!

正面打击!

嘭!

盾碎!飞溅的碎片在空中汽化消失,而爆焰龟兽腹甲中用来排气的空洞也遭到了致命的重击!

弱点命中!

“噶咩——”

爆焰龟兽痛苦地低吼起来,过了两三秒后便戛然而止,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两眼翻白。

另一面。

见玛力露丽拿下了对手,洛托姆也开始有所动作。

出色的耐久给它带来了更强的提抗能力,能将体力的损耗限制在可观的地步,并先风速狗一步展开攻击。

“电网。”

洛托姆打开胸前的阀门,猛地喷出一团淡黄色的电球,电球在半空中扩散成了一张大网,电流跳跃着,不断发出清脆的炸响声!

风速狗本想使用守住,可衰减到极致的体力让它的出招速度也变慢了,雷电形成的大网瞬间就将其捆成了麻花,并不断释放出电流刺激它的身体。

“呜!!”

痛楚令其发出哀鸣。

龙都队选手拿出精灵球的动作一顿,原本守住开出来的话,风速狗还是有机会下场的。

但现在这个情况,只有准备好替换一条路了。

果然。

当他的同伴将昏厥的爆焰龟兽收回精灵球,并释放出下一只宝可梦的时候,行动受到限制的风速狗也被洛托姆用电网给收掉了。

超大的攻击范围让风速狗哪怕脱困无法用【神速】逃离,最后一点体力也收走。

龙都队的两人都仅剩下一只宝可梦了。

交换上场。

他们最后选用的宝可梦是快龙和闪焰王牌,强度暂且不论,因为没有意义了。

两只宝可梦前后落地,玛力露丽直接唱响了【灭亡之歌】,诡异的音调加上渗人的凄惨音符飞翔着没入两只宝可梦的体内,进入倒计时状态。

尽管不是正儿八经的灭歌队,但此时此刻用灭歌是最好的选择。

龙都队的两人依旧试图拿下体力不是特别健康的玛力露丽,无奈苏茜并没给他们机会,水流喷射逃离快龙的神速追击后,它第一时间下场了。

取而代之的是谜拟Q。

而洛托姆那边,自由者特性的闪焰王牌固然灵活,却只有弹跳这么一项能力可以飞到空中,想要灵活移动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加恶心人的是,洛托姆的挑衅封印了闪焰王牌的变化招式,让它没办法使用【交换场地】阴人。

场上就出现了很滑稽的一幕。

拥有拿下对方能力的两只宝可梦不停地逃,多半打不过对方的两只宝可梦疯了一样追。

观众们看得非常无语,疑惑李想和苏茜为什么不直接拿下对手,至于使用这种拖延时间的套路么?

又不是打不过!

但对于赛场中同样火气上涌的龙都队选手来说,这种做法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不想给机会。

正因为对方不想给机会,担忧给了机会后产生不必要的变数,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拖延时间的打法,毫无疑问这恰好是重视的体现。

如何算轻蔑?

大概就是硬着和你正面打丝毫不躲闪,仿佛吃定你没办法拿下他一样。

因此哪怕在赛场里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脑淤血了,龙都队的两人依旧没放弃追击。

对手都认为他们有赢得可能性?他们自己为什么要放弃。

于是。

在双方的努力下,四只宝可梦一边打着游击,一边限制着彼此的距离。期间谜拟Q的画皮被破,洛托姆两度抛弃了微型冰箱本体。

而快龙陷入麻痹状态变成了慢龙,闪焰王牌在变成格斗属性时陷入了灼烧状态。

五分钟后,快龙和闪焰王牌纷纷倒地,后者处于使用【飞膝踢】的状态失去意识,从脚落地变成了脸皮刹车,看得人脸疼。

“哔——”

裁判吹响了沉重的哨子,宣布比赛结束。

双方各自收拾好心情,带着不同的面貌走下场地。

紧张刺激的第三轮至此过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