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恩赐也是劫

第1章 三年的隐忍,到了极限(1 / 2)

大雨滂沱之中,没有带伞的乔佳音一路奔跑回别墅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

少夫人,您……您也回来了?看见乔佳音这个时候突然回来,迎到门口的保姆张妈脸色有点慌张。

嗯,他已经回来了么?“乔佳音不禁从张妈话中意识到什么,于是抬眼望向别墅二楼,然而却听见从那扇半掩的房门里传出女人娇媚的声音”夜少,要快点洗哦,人家可都准备好了呢!”

听着楼上传出的声音,乔佳音清雅秀气的脸庞看似波澜不惊,但却默默捏紧了指尖,果然是他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是把外面的女人一起带回来的。

想到楼上那间房是她独自住了三年的屋子,乔佳音缓缓攥紧了拳头,黑白分明的水漾大眼睛里最后溢出了一抹士可杀不可辱的光。

“砰!”

于是下一刻,一声重响,乔佳音冲上楼来,愤力的一把推开了房间门。

只见,就在她自己睡过三年的大床上,一个女人正在床上摆着诱人的姿势,衣不蔽体。

看到这一幕,乔佳音毫不犹豫的冲到床前,指着床上的女人,一字一顿,“你,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你谁啊?神经病啊,门也不敲就闯进来了!”

只见夜凌琛一步一步缓缓走出浴室,在房间中央停下脚步来,随之抬头朝床前看过去,见乔佳音正紧紧盯着床上的女人时,他深幽无底的眸中暗暗划过一抹狡黠,随之,充满磁性的嗓音,带着冷冽和不屑,开了口。

“乔佳音,我带回来的人,谁给你权利赶她走?”

“夜凌琛,你别太过分了!”听到他冷酷依旧的声音,乔佳音顿时转过脸来,看着夜凌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一刻,她终于忍无可忍了。

“这三年里,你天天在外面搞那些花边绯闻也就罢了,现在还把女人往家里带,你到底想怎样?”

“怎么?你也有受不了了的时候?受不了你可以滚啊!”夜凌琛看着乔佳音有了怒色的脸庞,讽刺的挑起了薄唇。

乔佳音捏紧指尖,她就知道,他这么做就是故意要把她逼走,结婚三年了,或许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一天想把她赶出这里的念头吧?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三年前被夜少独自晾在婚礼上,还死乞白赖一个人完成婚礼的那个厚脸皮的女人吧?”

这时,床上的女人看清状况,也发出了讽刺之声,乔佳音愤然回过头来,怒目警告,“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