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币即是正义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在这剑与魔法的世界(1 / 2)

首领依然在向前,他们这些骑兵又有什么资格后撤?

甚至可以说,看着这位首领现在依然怀抱着希望,依然在想办法逼近敌方之后,那些剩下的骑士们心中也是受到了鼓舞,再次勒住马匹回头的趋势,咬着牙,又一次地向着城门方向开始冲锋。

“趴下——!”

计算着时间,奔跑着的帕拉丁大声呼喊,随后迅速卧倒。

后面那些重新聚集而来的骑兵们在看到首领的动作之后,也是迅速跳下马匹,连带着将自己身下的坐骑也一并压低,趴在草坪上。

伴随着那一连串的声响从头顶贯穿而过,很显然,这种在对方射击之前迅速卧倒的策略让这些骑兵们在这次的排(和谐)射中几乎没有遭遇什么损失。

这下,所有的骑兵们似乎是终于找到了获胜的秘诀一般,一个翻身立刻上马,随后快速地冲向城门!

而当那些骑兵们终于进入一百五十米的弓箭射程范围内之时,他们的脸上终于流露出即将胜利的喜悦,弯弓搭箭,将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箭镞对准了那栅栏城门之后的每一个还在急急忙忙调整元素枪的平民。

很快,这些平民就要完蛋了!

这场已经折损了超过五百名骑士的战斗,终于也是要在这一轮弓矢的射击下,划下一个句点了!

看呐,那些忙着调整元素枪的平民们的脸上再次浮现出慌乱的表情。

看他们一个个地开始手忙脚乱起来,看那个叛军首领所率领的人鱼之歌也开始展开备战姿态!

虽然,骑兵已经折损了差不多一半。

但是,五百对一百,优势依然在这皇家骑兵团这边!

所有的骑兵们都开始幻想那终于可以得到的胜利,眼神中似乎再次扬起了一抹杀戮的火焰,随后……

轰轰——!

那不是可怕的火焰球体冲向天空的声音。

而是一连串的持续不断的轰鸣声!

这刺耳的声响立刻吸引了所有骑兵们的注意力,让他们纷纷转过头,望向声音传来的南方。

同时,帕拉丁也是回过头,望着整个战场南边的地方。这一刻,他却是赫然发现了一些更加难以理解的东西……

那是……传说中的元素车?

伴随着那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差不多三十辆元素车正从南边疾驰而来。

但是这些元素车却和以往他知道的那种简陋而破烂的元素车看起来不太一样,这些元素车的车身似乎是经过层层叠叠的加厚,整个车辆比起普通的元素车似乎要厚重了一倍有余!细究起来,单纯一辆元素车似乎就有三四匹战马那么大,而且这些车辆的车轮部分也是被一些厚重的钢铁包裹住,完全看不清车轮的运转。

只是,即便身形看起来显得更加的笨重而高大,这些元素车的速度依然很快,丝毫不亚于那些骑兵。而更加令骑兵们惊讶的,则是那些开着元素车的并不是平民,而是那些在白天的时候虚弱的几乎连普通人类都不如的……吸血鬼?!

“那些肮脏的吸血鬼!接阵!!!”

帕拉丁心中立刻有了主意,迅速下达命令。

同时,他顺手抓住一匹从旁边掠过的失去主人的马匹跳上马,当先向着那些元素车冲了过去。

在他身后的那些骑兵们自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调转前进的方向转向元素车,同时也是将手中的弓箭瞄准了那三十辆元素车,松开弓弦。

蹦蹦蹦蹦————

一连串的弓弩破空之声传出,两百多支箭矢宛如雨水一般地向着那元素车覆盖而去。

帕拉丁的想法非常简单,尽管他不知道这些吸血鬼为什么这个时候冲出来,但是白天的吸血鬼压根就没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这些吸血鬼可以说是那些叛军的同伴吧?只要自己的骑兵团和这些吸血鬼一接触,料定那些元素枪也不敢再次开火。

要知道,现在可是白天!吸血鬼那强大的恢复力在这艳阳高照的白天可是等同于什么都没有!万一受创过重,吸血鬼可是真的会死的!

所以,只要双方接触,然后利用自己的骑兵部队彻底碾压这区区的元素车,裹挟着那些吸血鬼冲向鹈鹕城的南门,再从南门进行攻击的话,那么这场战局就可以彻底逆转了!

远处,元素车在接近。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大量的弓矢打在了那些元素车的车顶和窗户玻璃上,只是不知道对里面的吸血鬼造成了什么影响。

这边,骑兵团则是加快脚步向前冲锋。根据帕拉丁的调整,牧师骑兵和圣骑士骑兵纷纷来到队伍的最前方,展开最强的光芒能量作为屏障。同时,魔法骑兵也是来到侧方,手中捏着火球,准备在那些元素车靠近的瞬间一口气将其炸毁。

至于城门那边……果然!在双方眼看就要接近的情况下,城门那边的射击果然停止。

看着这一切,帕拉丁心中的喜悦之情终于慢慢地扬了起来。

那不是一种轻松碾压敌人的喜悦,而是一种在经历了艰苦的战斗之后,终于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智慧,从强大的敌人手中扳回一城,最后获得最终胜利的喜悦!

转眼间,那些元素车和最前方的骑兵团之间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了。

眼看进入施法距离,帕拉丁立刻大喊一声:“攻击!”

顷刻间,骑兵中的五名魔法师纷纷挥出了自己手中的魔法能量!

一团火焰,一团寒冰,一道闪电,一条水柱,以及一块泥土石头,全都向着那些元素车的正面飞了过去!

轰隆————

伴随着一阵轰隆作响,所有的魔法全都正确命中那些元素车的正面!甚至可以说,将其正面全都打的凹陷下去一大截。

“杀!”

眼看所有魔法攻击全部命中目标,帕拉丁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再次大声呼喊!紧接着,就是圣光部队位于最前方,毫无畏惧地冲向那些元素车……那些,看起来除了头部瘪了一块之外,完全没有丝毫减速的元素车。

碰——!碰碰碰——!

在以往的战场上,全副武装,身披铠甲的战马,就是整个战场上最强大的存在。

重装骑兵们可以随意地驱驰着战马在敌人的阵营中横冲直撞,将那些血肉之躯的敌人撞得吐血,骨头碎裂。这些身强力壮的马匹的铁蹄可以踏碎任何的敌人,它们的身姿更是所有人都无法抗衡的存在!

所以,如果有任何人胆敢与这些战马正面撞击,那么结果当然只会有一个!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是啊,这些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骑兵们,何曾畏惧过与敌人的撞击?

所有和他们撞击的敌人都应该被掀飞,就算敌人也是骑兵,他们也可以凭借精湛的骑术将对方挑下马来,最后碾碎,用血浆和爆裂出来的内脏涂满胜利的画卷。

可是现在……

当这些骑兵们脱离了自己的战马,飞在半空中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又会在思考什么呢?

半空之中,他们看着自己那曾经战无不胜的战马在那古怪的元素车的撞击之下被撞开,看着他们的战马发出哀鸣声后纷纷倒地,看着身后更多驮着骑兵的战马流露出畏惧之色,纷纷躲避与这些元素车的正面相撞。

看着这一切的时候,这些即将坠落地面,撞碎骨头,亲身体验一下曾经他们的敌人所遭遇的痛苦的时候,他们,又会在思考些什么呢?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