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币即是正义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传统与现代的战争(1 / 2)

“放!”

伴随着一声大喝,第一批的攻击就此展开!

只是这第一批的攻击的到来,却是让其中的一方……显得是那么的错愕。

轰轰轰——!

骑兵团们正在冲锋,在冲锋到距离城门不到三百米的时候,赫然听到鹈鹕城那边传来三声轰鸣!

紧接着,三个圆形的,带着火光的物体却是突然冲上半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可怕的抛物线,稳稳地砸向还没有进入攻击距离的骑兵团之中。

碰——!

落下的火光物体其中一个重重地砸在了一名施加了层层魔法防护的前排骑兵身上。那名骑兵显然反应很快,第一时间举起手中的盾牌。可是在那火光物体砸中盾牌的刹那,施加在这名骑兵身上的所有防护魔法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似的,连人带马,整个地全都轰在了地上。也不等后面的骑兵们惊悚,倒下的人与马立刻变成了一团粉碎的血肉和障碍,将后方来不及停下的骑兵一连串地绊倒。

而另外两个火光物体虽然没有直接砸中人,但那落地之后却像是一名世间少有的强者一般,在地面上赫然轰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无数的泥土和石块从中飞溅起来,更是向着四周那些来不及躲避的骑士们身上扑去!飞溅的石块简直就像是切开黄油的刀子一样十分轻易地撕开那些披挂在马匹上的战甲和士兵身上的厚重铠甲,将他们连人带马地切落地面。

“???”

这一刻,重骑兵们的思考凝滞了。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快的让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思考,更无法领悟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遇到的又是什么?

魔兽的攻击?魔兽能够在那么远的距离发出如此可怕的攻击吗?

如果是魔兽攻击的话,这个小小的城市为什么会拥有那么可怕的魔兽?而且,还是一口气由三头魔兽同时发动攻击?!

只是,这一切发生的真的是太快了。

这样的思考几乎仅仅只是在这些目睹了这一切的部分骑士脑海中闪过刹那,紧接着,更加令他们无法思考的事情就发生了。

砰砰砰砰砰砰————————!!!

三百米开外的鹈鹕城门那边,传来一连串的魔力短枪开枪的声音。

伴随着枪声而起的,则是一阵浓浓的烟雾,几乎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就覆盖住了整个城墙的模样。

三百米外开枪?

开玩笑,魔力短枪的射程仅仅只有不到一百米,不是吗?

所以,冲在最前方的重骑士们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他们的身上还有大量的魔法防御,那些远远超过射程的魔法子弹就算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哇啊——!”

人类的思考速度,很快。

可就在这些冲锋的骑兵们的思考都没有来得及结束的时候,冲在最前排的重骑士们却是纷纷发出惨叫。

要不,是他们那披挂着重甲的战马突然痛苦地撅倒在地,将身上的骑兵们甩下马来,被后面的战马践踏而过。

要不,就是那些原本以为自己完全无敌的骑兵们却是在刹那之间感觉到了一股不亚于恶龙的利爪那样的力量猛地冲撞胸口,那用来防御弓矢的铠甲和防御魔法的屏障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似的,被轻易撕开,鲜血从破裂烧红的铠甲洞口中飞出,连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们纷纷跌下马来。

短短几秒钟时间里面,位于最前方作为冲锋部队的三百名重骑兵们就倒下了将近五十人,而后面被连带着一起摔倒的骑兵们更是加起来超过百人!

这一切,全都看在了战场双方所有人的眼里。

而作为重骑兵团总指挥的帕拉丁,面对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更是目瞪口呆,简直无法用自己过去三十多年的冒险经验来解释现在所看到的这一切!

但是,作为一名骑兵团首领,帕拉丁还是非常明确地做出了他所谓“正确”的判断,在冲锋的骑兵们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甚至显得有些犹豫而筹措的时候大声喊道——

“不要慌!不管那个魔女做了什么!这么强大的魔法绝对不可能连续发生!冲进城里,杀光看到的所有人!为我们的兄弟们报仇!!!”

帕拉丁的确是一名优秀的领袖,他的战场咆哮立刻激励起刚刚遭遇混乱的骑兵们。这些骑兵们立刻调整自己的心态和阵容,重新向着那边的城门冲了过去。

是啊……根本就不需要慌张。

这么可怕的攻击方式绝对不可能持续。

那一定是某种一次性的陷阱魔法……就算是刚才那种超远距离的巨大火光攻击,即便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够发出这种攻击的魔兽,也不可能连续不断地进行攻击!

所以,接下来一定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一切一定注定都结束了……再过不了几分钟,骑士团就将冲入这座城市,然后用彻底的屠杀来洗去刚才所面临的恐惧!

怀着这样的心情,重骑兵们再次调整了自己的队形,重新向着那边的城门冲了过去。而在后排的骑士们也是继续弯弓搭箭,打算进入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之后,彻底洗刷刚才的耻辱!

然后……

二百五十米。

砰砰砰砰砰砰————————!!!

那一刻,二十秒前听到过的那夺人心魄的声音却是再一次地从那城门方向响起。

同样的声音,带来同样的烟雾……

然后,或许是因为距离更加靠近的缘故,那些可怕的完全看不见的“魔法”,三百名前排骑兵,现在竟然有八十多名骑兵就此倒下。那一刻,倒在地上的马匹和骑士们立刻就成为了后面骑兵们的绊脚石,一时间踩踏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嘶喊声,马啸声,哀嚎声在这片平原上显得如此的凄惨。

帕拉丁已经完全傻眼了。

位于队伍中央的他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这是什么可怕的魔法?

这样可怕的魔法怎么可能可以如此迅速地就重新启动?

一般来说,越是威力强大的魔法不是掌握起来就越是困难吗?

那些魔法长枪就是造成这一切的魔法武器吗?

可是那么强大的魔法武器怎么可能如此成批量的建造出来?

而且,如此强大的魔法武器,为什么是那些看起来完全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平民就可以使用的?

如果说那些普通平民都能够使用那些可怕的魔法长枪的话,那么自己过去三十多年的冒险者经历……手中的剑,这一身铠甲……还有什么意义?

自己前半生所信奉的一切,现在……究竟算是什么?

“大人!光中光大人!!!”

猛地,旁边随从的呼喊让帕拉丁瞬间回过神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随从,随即望向自己的队伍。

前排的骑兵们的冲锋已经放缓,后方的部队更是因为这样可怕的攻击而完全停下了脚步,前后骑兵团开始撕裂开来。

见此,他立刻咬了咬牙,大声喊道——

“保持阵型!继续冲锋!散开冲锋!一定要冲到城门那边!冲到近距离,就是我们的优势范围了!”

那些慌乱的骑兵们听到自己的首领还在,还在鼓动冲锋,多多少少也算是恢复了过来。

下一刻,不管是前排的还是后排的骑兵们立刻分散开来,以一个更加大范围的大雁型姿态向着城门这边冲锋过来。

之后……

二百二十五米。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再次响彻鹈鹕城附近的天空。

那喷吐着火舌的红色圆形球体再次升上半空!宛如恶魔降世一般,落向那些分散冲锋的骑兵团中间。

事实证明,就算是再怎么分散,那巨大的物体落地的瞬间还是会激起大量的石块和泥土,灼热的热浪裹挟着那可怕的余波向着四周扩散。就算不像是第一波那样遭遇到重大损害,但也是让七名骑兵就此倒下。

“冲锋——!继续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