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币即是正义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死我何惧,后人荣幸(1 / 2)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爱丽儿·加西亚,你还认得这个人吗?”

伴随着帕拉丁的话语,那个骑着马的男人更是上前了两步,同时接着帕拉丁的话语开口说道——

“尊敬的市长大人!您最近过得还好吗?”

现在距离有些远,爱丽儿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她立刻醒悟过来,随即说道:“怀特?你是那个接手了酥塔大法官职位的怀特?!”

这个名叫怀特的人随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啊,市长大人您还记得我,真的是令我倍感荣幸。我只是当时您在对付巴普子爵的时候,站在圆奶酪的身后略微看了您一眼。在我教训万巴普子爵之后您还冲着我笑了一下呢。那个时候,您或许是觉得我和您是站在同一阵营的吧?”

此时,城门之后也有一些工人认出了怀特的声音,立刻就有人开口痛骂道:“怀特!你这个叛徒!市长先生提拔你做了我们城市的大法官!你就这么对待我们吗?!”

面对鹈鹕城这边传来的谩骂,怀特却是显得十分的轻松,悠悠然然地说道:“背叛?哈!这是什么意思啊。要知道,现在你们才是背叛者,你们才是胆敢违抗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的命令的反叛者!”

“而我,只不过是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方,将你们反叛的消息及时地通报给了尊敬的光中光男爵而已。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反叛?哈!你们这些叛徒。”

爱丽儿愣愣地看着那边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怀特,沉默着,一直听到他把话说完。

可是在看到这个人那张流露出欢悦笑容的脸庞之后,爱丽儿却是再也忍不住,开口喊道——

“我爱丽儿·加西亚,人鱼之歌,鹈鹕城,有亏欠过你什么吗?!怀特!”

怀特轻轻地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嗯……总的来说,你们的确没有亏欠过我什么。而且,我也很感激市长先生您愿意开启考试制度,让我这个读了一点书的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当上鹈鹕城的大法官。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的儿子,只不过是侥幸多读了几年书而已,但一下子让我手中握有了那么大的权力,这感觉真的很不错。”

爱丽儿轻轻咬了咬牙,继续喊道:“那……这又是为什么?”

怀特依然轻松地晃了晃脑袋:“可是您想啊,我之前已经是鹈鹕城的法官了。但如果我继续跟着您反叛,等到皇恩浩荡的无敌军团到来之时,我岂不是也要被一起碾成齑粉?市长先生,您不也是一样吗?您获得了市长的权力之后,就再也不想放弃了,甚至就连皇命都不愿意遵守了。谁不喜欢权力呢?所以,您就别再这么假惺惺地来指责我了。你没有这个资格指责我。”

布莱德有些忍不住了,大喝一声:“叛徒——!!!”

对此,怀特似乎还想回怼什么,可帕拉丁却懒得继续进行这样的口头争辩了,而是给了这个叛徒一个手势,让他转身回到身后的位置中去。

随后,帕拉丁再次开口说道:“爱丽儿·加西亚子爵,我现在尊敬您身上的爵位,再次称呼您一声子爵。说实在的,您如今所做的事情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反叛了。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良知,脑子还算是正常的话,我奉劝你现在立刻投降,并且将你们所有的元素机全部销毁,最后全员跟着我前往首都,听候陛下发落。”

“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也可以在陛下面前帮您求求情,说您只不过是受到周围人的蛊惑,一时间脑子不清楚才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情。从此以后,说不定你依然还可以以亲王情妇的身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爱丽儿铁青着脸,目光不断地环视四周。可是鹈鹕城的东南边这块是大片的平原,距离闪耀森林又有些远,就算想要布置偷袭,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也来不及了吧……

可是,在爱丽儿如今痛苦思索,却始终都找不到一条出路的时候,那边的帕拉丁却是猛地举起手中的长剑,大声喝道——

“但是!所有鹈鹕城的人听着!但是!如果你们依然冥顽不灵,想要跟着这个女人进行这种如同儿戏一般的反叛的话,那么就休怪陛下的仁慈没有恩泽到你们!现在投降,依然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之前的一切全都既往不咎!可如果负隅顽抗的话,之后鹈鹕城门城破之时,你们整个城市内的所有人,都要为此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帕拉丁·光中光,一名绝对资深的冒险者,一名可能整个蓝湾帝国内所有知名的战士之中,最为强大的那一个。

他的咆哮声扫过这不足百米的距离,硬生生地轰入守城的市民工人们的耳朵里。一时间,这些之前曾经说过想要为了自己家人抗战的人,有些却是已经支撑不住心中的恐惧,双腿一软,手中的元素枪也是掉落在地了。

看到这些所谓的守军士气竟然如此的低下,帕拉丁更是放心了。他轻轻点了点头,神情更加轻松地喊道:“现在,爱丽儿·加西亚子爵,我给你十秒钟时间让你来向我投降!一!二!三!”

爱丽儿冷哼了一声,默默地退回城门之内。

“……八!九!十!”

帕拉丁再次点了点头,说道:“看起来,你是真的想要死在这里了?但是本着陛下的仁慈,鹈鹕城内的人们听着!如果你们想要活下去的话,现在就把这个女人抓住,然后打开城门!”

回到城门后面的爱丽儿亲手合上那扇木门,随后转过头,望着四周的工人和市民们。

现在,这些人们的眼睛也是正望着自己,他们的眼神中难以掩饰那股害怕的情绪。即便是再怎么强行撑住,他们颤抖的手脚和身体也是无法隐瞒的。

这些人……在害怕。

他们是真的在害怕。

在这个时候,爱丽儿知道自己哪怕只要显现出一丝丝的动摇,那么就算这些人之前都立下过宏远,希望能够死战,一样也会就此崩溃。

毕竟……敌我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一百对一千。

粗糙的元素枪对精湛的重装武装。

完全不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的工人农民对经历过真正战场的老兵……

而且,就连逃跑的退路都已经被事先封锁,对方就是打着如果不投降,那么就要赶尽杀绝的念头来的。

爱丽儿望着这些人的眼神,看着他们眼睛里面的迷茫与痛苦。

他们现在只是想要活下去……不是吗?

可是,除了要一个最最简简单单的活下去之外,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为何而战?

他们又是否知道,一旦投降,那么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呢?

“…………我不会投降。”

爱丽儿昂起头,伸出手,轻轻地拍在了门栅栏之上,怒视着远处的帕拉丁。

随后,她回过头,坚定的目光缓缓扫过这些人的脸上,望着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睛,看着他们,接受着他们心中的痛苦与迷茫——

“我不仅不会投降,我还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战斗到我流干身上的最后一滴血,直到我吐出最后一口呼吸为止,我都绝对不会投降。”

爱丽儿的语气显得很平缓,平缓……却不软弱——

“我相信在这里的很多人,都认为鹈鹕城是我打造出来的。是我创造了这一切,所以觉得我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自己的财产。”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

“我没有创造鹈鹕城的力量,我甚至就连拿起一把锤子都会显得十分费力,我根本就不能创造出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一切。”

“是你们。”

“是你们创造了这些东西。工人们努力制作元素车,纺织机,是你们创造了那些物资,让我们鹈鹕城可以有东西可以贩卖。”

“同时,也是你们农民,是在这里的所有农民们努力耕种,一起帮扶,钻研怎么更好地使用元素耕种车,才能够在这连年干旱的年份里面可以提供足以养活我们整个城市的粮食。”

“很多人或许都会觉得鹈鹕城是我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