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币即是正义

千金奇缘之章 第二章 这也算是一种服务业(1 / 2)

清晨,艾罗掀开自己那条还缝补着补丁的被褥起床。

这间房间在二楼所有的房间里算是破损最小的了,而且临街,于是艾罗也将其定为自己的房间。

一边换衣服一边透过窗户望向外面的街道,鹈鹕镇的清晨显得十分的安静,一点都不像是首都那般天还没亮就已经忙忙碌碌起来。

穿好衣服,将自己的头发重新聚拢,戴好帽子。艾罗对着镜子看了一眼,确认现在就是个普通小伙之后点了点头,开门,下楼。

经过三天的整理,一楼的酒馆布局差不多已经被改造好了,吧台后面的酒架改成放置文件的柜子,吧台改成接受委托和放置任务的接待处,大门入口处旁边的墙壁上则是挂起了一块木板,用来张贴委托书。

桌椅就摆放在角落算作是休息处。

虽然简单,但一个公会的门面算是做成了吧。

别过头,艾罗看了一眼那边依然趴在接待台上面的娜帕。这只猫自从三天前整理了一楼之后就再也没有和自己说过话,即便是醒过来后也是趴在那边摇晃着尾巴。

当然,也有例外。当艾罗做好早中晚三顿饭之后,这只猫倒是会很自觉地来到他的旁边要上一点。

至于它口中的指导怎么成立冒险者公会这种事,这只猫倒是一个字也没提。

“喂,娜帕。”

端着一碗牛奶粥放在娜帕面前,艾罗拉过一张酒吧椅坐下,笑嘻嘻地说道——

“你之前说过要帮我建造冒险者公会,三天了,你有什么主意吗?”

娜帕略微抬起头看了一眼艾罗,显得有些警惕和不屑,同时还有一些慵懒。不过这只猫的身体倒是很老实,慢悠悠地走到牛奶粥前吃了起来。

“不回答我吗?好吧。”

“等会儿我要出去工作,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就算你不怎么喜欢我,帮忙看门别让人进来偷东西总没问题吧?虽然我也不觉得会有谁想要来偷这里的破烂。”

娜帕的脑袋从碗里抬起,胡须上还沾着些许的牛奶渍和米粥。它停顿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

“你要出去工作?做什么?”

它的眼睛里依然充满了不信任,不过艾罗觉得比起不信任,这只猫的疑问可能更多一点。

见此,他更加确认了一件事情——这只猫或许在某些方面有很多知识,但很显然在这公会的草创阶段并没有什么主意。

虽然之前也想过这种可能,可如今确凿了这一点之后还是有些许的失望啊……如果可以的话,艾罗也希望有个什么东西能够帮自己设计好所有的一切,自己只要按照指定的方法去执行就行了。

“当然是冒险者公会的工作啦。你对于我们公会现在应该做什么,怎么赚钱有想法吗?”

娜帕低下头再次舔了两口牛奶粥,它的尾巴晃来晃去,片刻后干脆低垂下去,转头继续趴在坐垫上,一副爱理不理的表现:“我……当然知道!这可是我叫你创建冒险者公会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现在我还要看你的表现,现阶段你先自己搞定吧!”

就知道。

艾罗也没失望,把碗推到娜帕面前:“不想帮忙,帮我洗个碗总行吧。我出去一下,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看好家门,别随随便便让人进来。”

说完,艾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确认戴好之后,转身走向大门。

可就在他来到门口之时,却发现那只猫竟然又飘着跟了过来。

“你别误会,爱丽儿,我不是不放心你。我是不放心你办事的方法。”

娜帕的尾巴低垂着,这么长的尾巴真的让人有一种想要捏捏的冲动。

“看家。你跟着对我们的生意没好处,反而只有坏处。”

艾罗没有给它跟随的机会,神情严肃地拉了一下帽檐。

看到这位公会会长这么坚决的态度,娜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大门关上。

————

娜帕的存在对于生意并没有什么不利的地方。

真正不利的,是让这只魔兽知道自己工作的方法。

艾罗双手插在口袋里,摸索着那几个铜币在街上缓缓行走。

经过三天时间的接触,他很确定这只猫肯定有很多东西没有告诉自己,不过这无所谓,自己也有很多东西没有告诉它。

如今双方的“信任”只是初步,如果让娜帕始终跟着自己,让它了解自己工作的方式方法,知晓自己一些习惯,甚至是一些连自己都没有意识的“小习惯”的话,对于长远的合作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要太了解你的商业伙伴,因为这会让你失去与他合作的兴趣。

同样的,也不要让你的商业伙伴太了解你,因为这不仅会让你失去很多赚钱的机会,也会失去一个朋友。

艾罗觉得这只魔兽应该可以成为朋友。

所以,互相之间存在一点秘密对双方都好。

抬起头,看着鹈鹕镇上午的阳光。

这座小镇的经济真的很不发达,商业萧条,工业颓废,如今全都靠着四周的一些村庄的农产品勉强维持。

曾经的繁华时代已经远去,可以居住几千人的城镇现在只有几百人在这里生活。这也是艾罗仅仅使用十五枚金币就能够买下镇中最大的那栋房子的原因。

不过……百废待兴可不是艾罗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伟大,想要通过繁荣整个城镇来赚取自己那1000枚金币。

赚钱,首先要做的就是信息的收集,而他之所以跑到这座鸟不拉屎的小镇赚钱自然也有自己的理由。

金矿。

鹈鹕镇附近的长眠山脉上,发掘出了金矿。

而且,还是整个蓝湾帝国中最大的金矿。

这个消息是他在首都的时候通过特殊渠道获得的,消息绝对可靠,并且还没有散发出去。可以想象,现在首都的贵族层面已经开始行动了吧,过不了多久,这座鹈鹕镇就会逐渐迎来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

但,他可没有想要去分金矿一杯羹的念头。

围绕这座金矿一定会产生相当大的腥风血雨,他如果孤身一人牵扯进去的话就等于找死。

不过,人一多,交流就会变多,到时候各种各样的物资都会变的急需。三年的时间里面利用金矿刚刚开掘的时间大捞一笔,1000枚金币并非是痴人说梦。

艾罗习惯性微笑地看着手中这张公会经营证,上面还没有勾选公会的类型,也没有起名字。

乍听起来真的是自寻死路吧?一个完全不会武技,也不会魔法的经济学学生经营冒险者公会?传到学校里面一定被那些同学老师们笑死。

收起经营证,艾罗继续迈开步子。

虽然角度不同,但转念一想这不全都是想着法子赚钱嘛。都是需要“采购渠道”,“商品”和“销售渠道”,只不过冒险者公会的采购渠道变成了发布任务的人,商品变成了任务,销售渠道则是完成任务的途径。

“万变不离其宗,不是吗?”

艾罗走到鹈鹕镇的东侧,推开一座名为独角兽酒吧的大门。

酒吧的大厅内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大汉,娱乐贫乏的小镇也就喝酒喝到天亮算是勉强的消遣了。

四十多岁的高瘦男老板瞥了一眼进来的艾罗,也没搭理,自顾自地擦拭着玻璃杯。等到他坐在吧台前之后,才缓缓开口道:“新来的?”

艾罗微笑着伸出一根手指:“一份独角兽酒吧特制早餐,艾罗·加西亚。目前正在镇中经营冒险者公会。”

老板瞥了艾罗一眼,放下酒杯,转过身去开始敲打鸡蛋和蔬菜,准备早饭:“罗伯特·小烈酒。你可以叫我小烈酒。”

说话间,一份干煎鸡蛋配芹菜蘸野蘑菇酱汁沙拉就摆放在了艾罗面前,同时还端上了一杯热乎乎的牛奶。艾罗拿起牛奶喝了一口,呼出一口热气,笑道:“小烈酒老板,看来你以后的早晨要多一个熟客了。”

小烈酒的嘴角扬起一抹不经意的自豪色彩,他继续擦起了酒杯,缓缓说道:“冒险者公会?在这种地方?我一直还以为只有大城市才会有冒险者公会。”

他抬起杯子看了看光泽,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把杯子插入杯架后拿起下一个,一边擦一边说道:“在我们这里,恐怕只有清理下水道,捉老鼠之类的工作。我甚至不确定这种工作都还会有人发布。”

艾罗微微一笑,说道:“老板,看起来您也算是见过大世面啊?”

小烈酒哼了一声:“活的时间长了,自然什么都会见识过。你如果来度假,我很欢迎。但如果你是想要来鹈鹕镇赚钱,劝你在没亏多少之前快点离开吧。”

艾罗用勺子舀起一勺酱汁,配野芹菜送进口里略微咀嚼,点头笑说道:“冒险者公会的用处是解决问题,而人类,最多的就是问题。马上就要进入收获季了,我真的很想在您这里长久地吃早餐啊。”

小烈酒再次瞥了一眼艾罗,而艾罗也正用一脸真诚的笑脸看着这位老板。

沉默片刻之后,小烈酒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说道:“鹈鹕镇的东边大约三公里的路,那边的农村最近似乎遇到了些问题。那些家伙(瞪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酒客)总是谣言说有可怕的魔物。但我们这种小地方,哪来的可怕魔物。你如果觉得没问题,就去看看吧。”

艾罗放下刀叉,笑着点头:“谢了老板,多少钱?”

小烈酒瞥了一眼艾罗面前空空荡荡的餐盘,继续擦着杯子说道:“小镇好久没来新人了,就当我欢迎新人,为你接风吧。”

这老板,虽然一脸不开心的模样,但还挺热情的嘛~~!

虽然说免费的东西最贵,但艾罗觉得这位老板已经得到了一个长期食客。当然,前提是自己的公会真的能够在这种地方开下去。

离开独角兽酒馆,沿着东边的泥土小道一直往前面走,翻过一个小山头之后就看到前方稀稀拉拉耸立着一座房屋和几间牲畜蓬,看起来应该是一户农庄。远远望去,只见四个人正站在最大的那座房子前不知道在争辩着什么。

“我就说了!这里绝对有老鼠!这么大的老鼠!我看见了!”

“老鼠?老鼠会把这一片摧毁的干干净净?你们女人什么都不懂!最近传闻的魔物没听说吗?!”

走近一看,正在争吵的是一男一女,两人的身旁还跟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庄一家四口。

艾罗走到农庄外,也不走进去,就是站在门口看着。

那对男女显然有些吵得有些累了,而且谁也不服谁,气势也显得有些微弱起来。男人转过头看到这边的艾罗,立刻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吼道:“你看什么啊?没看过管教女人啊!”

女人见有了外人,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拉着两个孩子就要往屋里走去。

“你好,我是最近刚刚搬来鹈鹕镇的艾罗·加西亚,所以想要来打声招呼,认识认识。”

鹈鹕镇的人口就那么多,来新邻居的传言三天时间已经足够传到这些稍稍有点远的农庄了吧。

果然,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艾罗,虽然还有些生气,但终究是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说道:“嗯,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来做生意的商人。我是这里的农场主麦依,你想买些什么?我这边农产品虽然不多,但样样都是极品。要不要看看我这里的奶酪?”

很遗憾,如果艾罗现在经营的是商业公会的话,他还真的挺有兴趣。

不过现在,他的目光瞄向那边明显有一大块麦子缺失的麦田,说道:“事实上……我经营的是冒险者公会。我听到你这边似乎有些麻烦,介意我看一下吗?”

麦依微微一愣,目光中透露着疑惑。似乎对于冒险者公会究竟是干什么的并没有什么概念。

见此,艾罗连忙摆摆手,展示出自己的微笑,说道:“你就把我当成某种专业人士吧。我听到你刚才说有老鼠?或许我可以帮你处理?”

尽管麦依还是不怎么了解艾罗究竟是干嘛的,但他却很满意艾罗的礼貌。看看这个冒险者公会的老板身高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看起来又瘦又小,身材强壮的农夫也放下了戒心,走过来拉开了木栅栏。

“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但这肯定不是老鼠!”

麦依带着艾罗走到那些麦田旁,嘴里依然喋喋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