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民国打酱油

第一百八十二章、汤皖:你想当曹贼?(1 / 2)

至于,反悔是不可能反悔的,普益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享受着众人的吹捧,十分怡然自得,连喝了好几口红酒,脸上都有些泛红了。

直到少女宛蓉走出来,附在普益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后,普益才一脸抱歉的说道:

“康师有事招呼我,先去一下,诸位吃好喝好,我待会再来!”

普益刚进屋,门刚关上,段鸿叶就一脸玩味的看向汤皖,上来就是一拳轻轻的砸在汤皖的肩膀上,耐人寻味的说道:

“还是你们文人嘴皮子好用,这才多大一会,就给你忽悠到了20所学校。”

汤皖现在的脸皮厚的很,见被戳破也不打紧,反正得到了实惠,赚到了便宜,只嘴上推辞道:

“哪里是忽悠,我们文化人从来不搞那一套,皇上这是体恤民生,为老百姓做实事,我们理应支持!”

这三人之中,就属袁科闻文化水平最高,真要是说起俏皮话来,也是有那么一丝味道。

“皖之先生,若是以后想要建更多的学校,还是得更皇上打好关系,他可是个热心肠的人,没准一开心,那里面的东西随便一件就够建好几所了。”

“哼!狗屁热心肠,迟早有人端了他的窝。”曹士嵩此刻冷哼道。这人比较有草莽的气息,为人讲义气,更讲家国情怀,对于今天普益舔曰本人臭脚,心里很是不爽。

汤皖和段鸿叶他们几人,还没聊上几句,就看到马克和约瑟等人凑过来了,段鸿叶等几人立刻就识趣的去了另一桌。

“先生,我们想请教一些事情。”马克态度虔诚,完全是一副学生请教老师的态势。

“想问什么?”汤皖随意说道。

“想问问关于皒国布党的事情。”马克还摊开自己的笔记,上面零零碎碎的记录着,之前汤皖说的太快,导致记录的不完整。

汤皖刚和两个报刊的编辑说了一遍,此刻有些不想开口,回身看了一眼段鸿叶那一桌,想找个借口推脱了,另外就是对马克和约瑟之前干的事情很不爽,关键时刻恶心起人了。

但是,段鸿叶等三人,哪里见过几个老外硬捧一个华夏人的场景,便是在一旁看着,也是兴趣盎然,连连挥手,说道:

“你说,我们不打紧,等着你呢!”

段鸿叶是领错意思了,汤皖无奈,当面拒绝是不行,以后说不定还需要打交道,于是,只好又当众授课,讲起了皒国布党的前世今生。

汤皖拿起了上课时候的派头,这一讲就是老半天过去了,听着的几个老外,眼睛里直冒精光,手里的笔记本很快记了一页又一页。

汤皖的当众授课,又给今天参加大party的人震撼到了,自此,汤皖的地位在众人的心里再次往上升了一个台阶。

傍晚的时候,秋老虎的燥热终于是散去了,天气凉快不少,屋子前头的一大块空地上,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不少马匹,抬着前腿,对天嘶啸着。

汤皖不会玩这个玩意,就推辞了,托着一个红酒杯,索性站在走廊上,远眺着马球场,倒也舒适的很。

但是三个公子哥可算是找到发泄的途径了,憋了一下午,此刻骑上了心爱的小母马,尽情的在马球场上奔腾,很快成了全场的焦点。

就在汤皖忘我的看着马球场上的比赛时,身边突然传来了招呼声,原来是几个公使太太,向汤皖发出了邀请,来参加以后的沙龙聚会。

这是各国公使馆之间,私下里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方法,一般都是在周末公馆里,外人很难入这个圈子,就更别提一个华夏人了。

汤皖想着也不算什么大事,便留下了地址,以后可以把邀请函送到这个地方。

而这一切却是被普益深深的刻在了心上,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花大价钱,把皖之先生拉拢过来。

经过了一个下午的玩耍,除了大伊万和渡边雄口之外,来参加的人都很尽兴,返程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菊长正在车上呼呼大睡,隔着老远都能听到打呼噜声,汤皖暗自一笑,连忙去叫醒,提醒大party结束了。

汤皖走的时候,大家都来打招呼道别,尤其是马克几人还当众行礼道:先生再见!

倒是给菊长看的有点懵,啥时候,老外也这么讲华夏礼仪了,不过也只能暂时忍着一肚子的疑问。

等车上了路上,见四周没了别人,菊长怎却是怎么也想不通,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疑惑的问道:

“日踏马的,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你啥时候和洋人混的这么熟了?”

“抬举而已,场面活!”汤皖随口答道,轻飘飘的一句话,仿佛对洋人的恭维不放在心上,顿时让菊长打心眼里认为汤皖是在装。

“赶紧的,和劳资说道说道。”菊长只轻轻一推,就差点给汤皖脑袋挤到车门上,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还是个读书人呢?怎么一点不斯文?”汤皖开玩笑道,故意吊着菊长的胃口。

“日踏马的,劳资之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个货,刚好肚子饿了,晚上去你那里蹭一顿!”菊长大大咧咧的说道,反正晚上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