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种田文小叔子(快穿)

好色小叔子(1 / 2)

“啪!”

肖乐一睁眼,还没看清周围是什么环境,眼前站着的是什么人,就吃了一个大耳刮子。

接着面前人在黑夜中踉跄而去。

脸颊上带来的疼痛让肖乐抬手揉了揉,他也没忙着接收记忆,而是先闭上眼让自己的灵魂与这身体迅速地融合,等他再次睁开时,原本漆黑的周围在他眼里已经和白日没什么区别了。

这是柴房。

不远处是一户土胚房,此时已经熄了灯。

柴房角落有一木凳,肖乐坐在上面,一挥手面前便出现一白屏,他点了一下接收记忆的按钮后,便闭上了眼。

为了方便任务,他每个世界的名字都叫肖乐,而且身体与灵魂融合后,面貌也和原本的自己是差不多的,相应的,在原身所有认识的人眼里,他也打小就是长成那样的。

肖乐如今所在的种田文朝代是大梁,身处南边小镇深处的青山村,原身在家排行老三,是家里的老幺,爹娘最疼爱的小儿子。

今年十八岁,已经是可以议亲的年龄了。

爹娘是青山村的普通村民,前面有一个已经出嫁的大姐,以及刚成亲还没有一个月的二哥,而原身由于被爹娘宠坏了,整日不是和狐朋狗友去溜达,就是偷偷....应该说是偷窥一些小娘子。

原身是个非常好色的人,他还有个爱好,不喜欢未出阁的姑娘,喜欢刚成亲的小娘子,而肖二哥刚娶进来的二嫂,就是他最近偷窥的目标。

而刚才正是肖二嫂半夜出来出恭,正好被原身听见动静,便偷偷跟在肖二嫂的后面,欲偷窥人家上茅厕,不想被肖二嫂发现,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而那时也是肖乐附身的时候。

肖乐原本是扫h组的人,后来立了大功,就被安排了新任务:洗白种田文里面的搞事精,身份定位为女主各种奇葩的小叔子。

没错,这个世界的女主正是肖二嫂,而原身就是个奇葩好色的小叔子,若是肖乐没来,按照剧情发展,性子纯良的肖二嫂会被小叔子各种x骚扰,在肖二嫂向丈夫又羞又怕的倾诉这事儿时,小叔子各种跳脚,力证自己没干那种事儿。

甚至拿性命发誓。

这也让肖二哥觉得可能二人之间有什么误会,而肖家爹娘更是气极,觉得儿媳妇是勾搭老三不成,所以故意搞事儿的荡,妇。

肖二嫂投告无门,充满了委屈与害怕,可偏偏这个时候肖二哥被征军,肖二嫂更加没有依靠。

肖家爹娘看她不顺眼,原身又在暗地里威逼偷窥,一度让肖二嫂绝望,俗话说得好,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

在肖二嫂独自上山砍柴时,差点被原身强迫,惊慌失措逃过一劫的肖二嫂终于忍无可忍,她精心给原身设下一个局,让原身身败名裂后,被村长逐出了村子。

没有了原身,肖二嫂大松一口气,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可肖家爹娘因为小儿子被逐,又在不久后得知对方因和镇上的小娘子有了首尾,被小娘子的丈夫打死后,没多久二老也相继离开人世。

等肖二哥回来时,小弟的坟头草都半人高了,而爹娘也没能见到最后一面,好在肖二嫂一直在等他,两口子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日子越发美好,生了一堆小包子,携手共度一生。

要说原身的死,和肖二嫂真没关系,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不说,还让疼爱他的爹娘跟着郁结丧世,不说是千古罪人,反正罪人二字没得跑。

而如今,上级要求种田文就要有种田文的样子,脱贫致富,家和万事兴才是种田文温馨平凡的核心。

所以这种田文的搞事精就成了上级的眼中钉,肉中刺,而肖乐的任务,就是让这些种田文里的搞事精不再搞事,清白做人,和善待家,携手女主夫妇,共同走向种田文温馨的结局。

而此时,正是肖二嫂刚进肖家大门半个月左右,也是原身第一次在各种偷窥后,比较大胆地一次跟踪,当然,肖二嫂还没进茅厕,便发现了,所以愤怒惊慌之下,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根据剧情,被打了的原身十分愤怒,因为肖二哥这几日在外帮工,所以肖二嫂独守空房,于是原身在第二天晚上,故意敲肖二嫂的窗户,还发出y笑声,肖二嫂刚要大叫,就被原身威胁。

若是她叫,引来了爹娘,就说是她勾引自己。

肖二嫂进肖家门,本就是肖二哥违背父母意愿,在肖家二老对她心生芥蒂之时,肯定不会信她的话,肖二嫂深知这一点,只能躲在角落里,听着小叔子在窗户外恶心言语,直到对方离去。

而自那以后,原身一直是晚上肖二哥不在时如此行事,白日一口一个二嫂,有礼而疏远。

这也是为什么肖二嫂对肖二哥控诉时,再原身各种赌咒发誓时,肖二哥会觉得其中有误会了。

不过肖二哥也不是个不管不顾的,若不是从军,他那些日子不管多晚,都是回家住的。

肖乐睁开眼,收了白屏,起身进了旁边的土坯房。

土胚房一共三间正房,一间偏房做灶房。

肖二哥和肖二嫂住在东房,原本也是隔断的两间屋子,大姐在的时候住里间,后来肖二哥成亲,为了空间宽大,就把中间的墙给拆了,成了一个大房间。

中间是堂屋。

挨着灶房进屋的是两间相隔的房间,里面是肖家爹娘住,外面是原身的房间。

肖二哥他们的房门在堂屋边上,出来就是堂屋,而原身和爹娘的房间只能从灶房这边进。

两边的私密性还是比较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