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懒散人生

第六百四十二章 枝蔓(1 / 2)

</p>约翰·传奇。

这老哥确实挺传奇,九座格莱美,一座奥斯卡,未来还达成了“eo”成就,一个人把艾美奖、格莱美奖、奥斯卡奖、托尼奖拿了个遍。

美国历史上,完成这个稀有成就的也就15人,他是最年轻的一个。

而他饰演的基思,可以说是电影的终极反派,并不是“坏蛋”意义上的反派,而是跟主角的愿望、思维完全相反的一个角色。

基思出场时,镜头是个仰角,这本身就是拍反派常用的镜头,比较常见的是昆汀的“后备箱镜头”,用这个视角拍摄,天生让角色带上了压迫感。

塞巴斯加入了基思的“信使”乐队,开始演奏电子爵士乐。之后迅速走红,工作也忙碌了起来。

他邀请米娅来看演唱会,而这场演唱会便是两人感情的转折点。

石头姐的演技确实很好,演唱会上,群众演员热情欢呼,她的表情却逐渐冷淡,并在人群中渐渐向后退,暗示米娅与主角的渐行渐远,面前的人已经不是她曾经所爱的那个小塞,他们现在不是同路人了。

观众疯狂的向前挤,而她却不由自主的后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米娅确实是个纯纯的女文青,信仰的也是“生活不仅仅就是生活”这个理论,跟康小雨一模一样。

俩人爱情的基础是梦想,而当塞巴斯放弃传统爵士,为了生活,为了她去接受电子爵士乐之后,米娅眼里的塞巴斯就失去了最初的特质,失去了有梦想便不顾一切,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壮美。

有了裂隙,之后出现的,便是爱情的崩塌。梦想这种虚幻东西支撑起来的爱情,就像是沙堡一般的脆弱,只消一点海浪就能彻底摧毁。

······

客厅里,剧组忙活半天,总算是布置完了烛光晚餐的布景。

万年穿着件粉扑扑的花围裙,手里带着小熊手套,一副卖萌家庭主夫的样子。

达米恩让那货自己上街买道具,结果回来一看,好嘛,直接从高冷钢琴师变成了逗比宠媳妇小能手。

媳妇一发话,甭管是比基尼还是玩偶装,啥都能穿。

“你们这布置挺不赖啊,”万年坐在桌边,特二逼的忽扇着桌上的蜡烛,“等过两天我老婆来美国,你们给我原样整一个呗!”

“要不给你雇个乐队?”

“那感情好啊,”那货一拍大腿,“咱电影开头那个爵士乐队就不错。我媳妇不爱听古典乐,她太闹腾,估计喜欢听爵士乐。”

达米恩特无奈的转过来,“大哥,我叫你大哥,别闹了,咱马上开始了!”

“早说啊,我都准备好了!”

万年起身,哧溜一下,跟脚下抹了润滑油似的进了厨房。

达米恩这才松一口气,跟这位爷合作,要么是被拼命演戏的样子吓死,要么是被二逼兮兮的笑话给气死,总而言之一句话:折寿!

不多时,剧组准备完毕,达米恩看了两眼,

“开始!”

爵士乐悠扬的回荡着,艾玛一开门,满脸狐疑的走了进来。

讲道理,这姑娘严肃和高冷的时候还是很美的。

她往里走,伸长了脖子看,却发现客厅里被布置成了烛光晚餐的样子,小小的餐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窗帘拉上,灯光暗淡,香料蜡烛燃烧着,淡淡的薰衣草味道在空气中缓缓流淌。

万年端着烤盘走出来,伴着爵士乐的节奏,他自顾自陶醉着,脚底下还踩着莫名其妙的舞步。

放下烤盘,爵士乐也到了一个小高潮,只见他微微弓腰,身子猛地一转,粉色的围裙如同裙摆一般散开,手臂高扬,来了个闪亮登场的姿势。

丫玩的乐呵,导演却又开始牙疼。

又来了,又来了!

老老实实的演完戏,咱们岁月静好不行吗?非得整这些幺蛾子,搞得我也不舍得删。

“···”

老实说,石头姐被吓了一跳。

讲真,跳了三个月的舞,万年也就是逗比一点,沙雕一点。现在呢,那货在爵士乐中,像是一条蛇一般的扭动,像是孔雀一般挥洒着魅力。

吸引力满点不说,身上那件粉围裙和小熊手套更平添几分沙雕气质。

这并没让人物脱离原本预定的轨道,反倒是让人物更加丰满了。塞巴斯本身就是个内在骚气的角色,在家里收藏着一堆爵士黑胶,还有名人坐过的凳子。

再说了,搞音乐的,谁还不骚两下?

艾玛顺了顺思路,便按着自己的想法,露出了忍俊不禁的微笑。

“咳咳···”

万年轻咳两声,一向以来的矜持表情,在粉嫩嫩装备的衬托下,更加让人想笑,“我以为···好吧,惊喜!”

说着,他保持着一张扑克脸,张开双臂,主动往前一凑,石头姐顺势向前一跳,四瓣嘴唇便紧紧贴在了一起。

“好,卡!”

那边话音响起,万年赶紧松手。

“怎么?你没拍过吻戏吗?”石头姐一副老司机的样子。

“拍过,只是一直不太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