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懒散人生

第六百四十章 死傲娇(1 / 2)

</p>清晨,华纳兄弟影城。

这是个类似环球影城的旅游区,布景、工作室等一应俱全,包括米娅打工的那个咖啡馆都是真实存在,而米娅在成名前后的经历也是来源于一位真实的演员:刘玉玲。

片场,导演和演员们围坐一圈。

“这场戏得真实一点,这女主角比较倒霉,每次去试镜都会出意外。你们两位都是多年的演员,能不能说一些试镜的经历,咱们来参考一下。”

“试镜失败?”万年摇摇头,又道,“我没经验···”

“为什么?我听说你从小开始演戏,应该在转型中会有很多不适合角色的试镜吧?”石头姐好奇道。

那货特欠揍的耸耸肩,“我演的戏都是自家公司的,压根没去试过镜。”

大眼萌抽抽嘴角,明智的选择没去跟丫吵吵,“我的第一次失败经验···额···太早了,那大概是我十六岁来好莱坞的第一天。

说一个比较印象深刻的,在试镜《超能英雄》的时候,我的目标角色是一个啦啦队长,我很有信心的表演完,然后离开,接着就在门外听到试镜导演直接选了另一个金发姑娘···”

“不太印象深刻,有比较,呃,”达米恩想了想,“逗趣一点的吗?”

“要不就加一个试镜永远被打断的人设?”万年笑道,“今天是外卖员,明天是快递员,下一次说不定是试镜导演来捉奸的妻子···”

这确实够缺德,好比你在马桶上,马上就要飞流直下三千尺,脸上的表情十分到位,喷射系统已经开始倒计时!突然有人打开厕所门,若无其事在你旁边补妆一般尴尬。

对表演情绪的连贯影响简直是致命的。

“啊?哈哈···”

达米恩没想着还有这种套路,他都是亲力亲为试镜,还真没碰见过这种事情。现在一想,还真挺有画面感。

“ok,我们接下来就用这种套路。选一个吧,艾玛,是外卖员还是快递员?”

大眼萌无奈叹口气,“外卖员好了,我刚好有点饿。”

“那顺便给我来杯咖啡···”

“我要牛角包···”

说罢俩货溜达到一边说戏去了,留下身后的石头姐苦逼的开始打电话叫外卖。

“开始!”

只见石头姐身穿一件垃圾桶同色的登山装,泫然欲泣。

“她喝的烂醉,完全是精神失常···”

摄影机怼近,特写。

万年站在监视器之后,越看越想笑。

石头姐现在这个表情,眼皮耷拉,小脸扭曲,颧骨突出,带动着整张脸越发的宽,瘪瘪的红唇在脸上横着,乍一看,真有点像悲伤蛙。

达米恩就很奇怪,明明是很悲伤的场景,男主角却在监视器后边傻乐。

难道这就是文化隔膜?小鲜肉导演如此想到···

······

话说,青年男女相遇,据说有这么几种套路。

文艺青年,大概是坐着就能产生爱情,接着就是云雨之后畅谈伯格曼费里尼,顺带探讨荣德跟弗洛伊德的心理学,从普鲁斯特聊到萨特,从伍迪艾伦聊到希区柯克,从身体到灵魂哪哪儿都高潮,大概就是文艺青年的至圣时刻。

当然,这是幻想中的文艺青年,实际上的顺序可能是反过来的,今天跟你聊费里尼,明天跟你聊泰戈尔,后天晚上就得发春,说“听话,让我看看···”

相对的,与文艺青年的身体到精神不同,一般人都是从精神到身体。有些比较膈应的,在精神之外,还会套上一层壳子,让人不知从何处下手。

说好话,人家说你是谄媚,心怀不轨。

说坏话,人家就觉得你不是个好东西。

这种人,我们俗称,死傲娇。

《爱乐之城》中,塞巴斯蒂安跟米娅的初次相逢,就能很明确的解释死傲娇的含义。

虽然只傲娇了一场,但一次傲娇,一生傲娇,这名头逃不了。

从到洛杉矶开始,万年就开始细细观摩好莱坞歌舞片的套路,研究了俩月,也算是有了点眉目,学到了些许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