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懒散人生

第六百四十一章 裂痕(1 / 2)

</p>八月初,摄影棚。

天使之城的夏天跟冬天虽说都是一个样子,但太阳毕竟是演员的大敌。除了热衷美黑的爱莉杏菜女士和古仔之外,大概所有的演员对耀眼的阳光都是syo的。

话说啊,塞巴斯这个角色,在洛杉矶开敞蓬,人还那么白,简直不要太扯淡。万年拍了几天戏下来,脖子后边都被晒黑了一点。

灯光明亮,背景是一片星光灿烂的,幕布。

这场戏讲的是米娅从男友饭局中逃跑,与塞巴斯相见于影院,于是男女主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坠入爱河···奔跑、大笑、看星星、看月亮。你叫我小甜甜,我叫你小空空···

最后在天文台的星空明月之下,来了一支华丽典雅的华尔兹。

美腻是好事,可惜不现实。

天文台压根不让进去拍,无奈之下,达米恩只能拍了一些外景和空镜头,然后回摄影棚里头搭景拍戏。

这种唯美的场景,自然还是要配转的发晕的华尔兹,如此才有恋爱的感觉。要是来个扭秧歌,那味儿就不对了!

场中,万年搂着石头姐的腰,她搭着万年的肩,两人跟慢放版的小陀螺似的,在摄影棚中跳舞。

这又是个长镜头,达米恩对于镜头的设计确实有创意,他的长镜头不是远远的看着演员,静态的观望,透出冷眼旁观的高冷。而是跟演员似的火热,舞蹈的律动、音乐的律动再加上镜头的律动,如此才产生《爱乐之城》如此强的感染力。

称得上是现代电影的“豆腐三重奏”啊。

镜头跟在他们身边,每次移动位置,或者是变换镜头,达米恩就扯一下摄影师的肩膀,搞得摄影师老哥也跟着音乐转来转去。

他们两人旋转、摇摆、舞动,远离又拉近,偶有几个特写进来,那就是满眼拉不开的柔情。

气氛烘托的极到位,两人的舞蹈水平也不赖,比不上专业舞蹈演员,但在玩票的那一堆里算得上拔尖。

本来达米恩还准备在这场请替身来完成,看样子,可以剩下那份钱了。

“好,卡!”

达米恩喊了声,万年马上停了下来,石头姐动作还在进行,便踏前两步,宝蓝色的裙摆晃动间,两条大长腿隐约可见。

那货目不斜视,放开大眼萌的手就往场边走去。

换了神奇女侠,万年还有兴趣瞅两眼大长腿。换到石头姐这儿,呵,吴君如再漂亮,你会动心吗?

这就跟看着周姐一样,勉强能,但没必要···

“我挺好,这边天不热。有什么好累的,人家都是八小时工作制,偶尔还能看着乔治克鲁尼呢。”

“你在那边怎么样?”

“半年多了,婚纱还没选好?那你慢慢来吧,要不等我回去再选?”

“行,对了,我买了两张演唱会票,八月底的,到时候你过来吧,咱俩看完再一块儿回去。”

“差点忘了你那边还是晚上,好,你睡吧,再联系。”

楼外的路边,地方宽敞,挂断跟小媳妇的电话,万年向外一瞅,来来往往尽是打扮入时的金发美女。

以前还老觉得老美分不清亚洲人长相是太自傲,结果到洛杉矶待了仨月,万年感觉自己也有点分不清这些金发碧眼波斯猫谁是谁。

往街上一瞅,十个有八个是金发大长腿,皮肤还都是一个色号的,阳光下都是蜂蜜一般的颜色,瞅着特诱人,就是分不清谁是谁。

突然感觉石头姐也挺好,辨识度蛮高!

这回儿是休息时间,基本一天的戏已经结束,还剩下一点收尾。达米恩看众人疲惫,便自掏腰包叫了外卖。

毫无疑问的是披萨,不过味道还不错,至少比国内的必胜客要强多了。

······

《爱乐之城》是一部怀旧电影,任何一种怀旧都需要载体。徐光头的《港囧》,选择的载体是香江电影,《花样年华》主题曲跟《一生所爱》一出,自然会有一群人想起逝去的青春,进而流下两行酸溜溜的热泪。

有过去的怀念过去,没过去的怀念至尊宝跟紫霞,这就叫怀旧文化符号。

达米恩选择的符号,是美国人最喜闻乐见的歌舞。

在电影出现之前,舞台剧跟歌剧就是西方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要素。有声电影出现之后,演员的唱腔甚至成为了跟演技同等重要的东西。

《窈窕淑女》等电影就极类音乐剧,动不动就是两句唱词。

这个元素几乎充斥整部电影,小到男女主角的衣着元素跟舞蹈动作,大到电影的布景跟剧情格局,都是对黄金时代好莱坞音乐电影的致敬。

而相对的,为了体现传统爵士乐的式微,电影里还有这样一个角色:爵士乐的创新者,也是男女主角感情裂痕的引发者:约翰·传奇饰演的基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