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懒散人生

第六百三十七章 爱乐之城(1 / 2)

</p>几场雨,几阵风,春去夏来。

5月26日,万年从戛纳回来。

月底他就要去洛杉矶,准备《爱乐之城》的舞蹈排练。达米恩这次采用的是欧美常用的拍摄规划:先排练几个月,然后二十几天内一次性拍完,不像国内,需要演员在剧组呆上几个月。

临走之前,俩人忙里偷闲去领了个证。

虽然不是什么节假日,不需要预约什么的,但鉴于前段日子结婚消息闹得天下尽知,俩人还是提前打了个招呼。

要是搞突然袭击,微服私访,容易出问题。

比如狂热粉丝求婚什么的···

民政局的全体人员都很兴奋,怎么着也算是见证历史了啊。

俩人特低调,悄没声来,悄没声走,媒体不知道,工作人员也很有职业道德,没在拍照的当中间发个微博啥的。

工本费,复印费,拍照费,俩人花了不到五十块钱,领了俩小红本。

饶是光鲜亮丽的硬照拍过不少,但坐在那个破照相机的面前,手牵着手,微笑看着镜头,心里头还是涌起一阵紧张。别说是影帝了,就是神仙过来都得带点面瘫。

拍完照,按完戳,俩人拿到了小本本。

红底上写着三个金字,期待的仪式感,化作实体之后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东西。

不过,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后边还得筹备婚礼、请客人、拍婚纱照、应对发酒疯的,防备想拿枪打断婚车车轴的···且得忙活一年。

搞定这一波,回到家,刘思思拍了张照:十二根簪子打圈,围着两张结婚证,上面还搁着一颗十克拉的鸽血红宝石戒指。

“多浪费,怎么又买一个···”

拍完照,刘思思嘴上抱怨,脸上却笑眯眯的。

女人大概真的跟龙一样,喜欢亮晶晶的东西。男人其实也喜欢,不过不是宝石,而是rb。

“哦,那我退了去。”

万年趴在沙发上,闻言抬起头,“退也麻烦,送别人得了···”

“你想送谁?”刘思思凑过来,一口白牙咔咔响。

“那么多人呢,这么大一戒指送出去,人家还不得直接爱上我啊!”

“你敢!”刘思思眯眯眼睛,轻轻哼了一声,又蹦到沙发上,欣赏起了手上的红宝石,“谁看得上你啊!”

“红口白牙的,就知道说瞎话。我万某人,潘驴邓小闲五样都有,谁不爱啊。”那货坐起来,“有时候照镜子,我都恨不得爱上自己。”

“呵,我看啊,就占一样!”

“哪样?”

她眯着眼睛看过来,“小···”

万年瞪眼欲动手,细想想,却又感觉哪儿不对劲。

小媳妇都准备好了,刚要来一句传统艺能的“不要”,却发现那货眯着眼睛,正襟危坐不挪窝。

“怎么···承认了?”她又激将。

“色即是空,女施主,你着相了···”

他忽而低头,只见一只白白的小脚伸了过来,在大腿上蹭啊蹭···

啧!

不学点好,让你看学习资料,别的不好好学,偏偏学这个。

顺手抄起那只脚,手沿着纤细的脚踝向上,钻进细细窄窄的铅笔裤里,摸着柔软的小腿,“你这也没学到位啊,接下来该什么动作了?”

刘思思白了他一眼,慢慢悠悠的往上蹭蹭,又把另一只脚伸了过来···

······

6月,洛杉矶。

京城的气温已经有了点盛夏的意思,这里却还是跟年初的时候差不多,行人的衣服至多也就从单衣变成了短袖。

拍完电影需要出戏,而开拍电影,自然也要入戏。

《爆裂鼓手》的时候还不明显,到了《爱乐之城》,角色上都有鲜明的洛杉矶特征,这不是仅仅依赖表现就能完成的,还需要去适应,让自己的情绪进到洛杉矶老乡的状态。

万年的2015闲的够可以,除了《爱乐之城》外,基本没什么大活儿。

公司今年的计划包括张一谋的《猎手》、黄博的《一出喜剧》、《湄公河行动》、万倩、刘思思主演的《阴差阳错》、张佳倪搭配归亚蕾老师的《最后的话》,以及周东雨、宋依的《七月与安生》。

同时,文木野开始筹备自己的新作,忻玉昆的《暴裂无声》也已经拍摄完成,即将在今年的frs影展上首映。郭凡拍完《中国太阳》之后,全身心的投入了《流浪地球》的筹备,这都是未来几年的大项目,马虎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