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植物在哪里?

第1章 神秘的班农先生(1 / 2)

最新网址:www.wx.l</p>在美丽详和的枫叶小镇上,有一个由光明教会的牧师用信徒的钱修起来的圣光孤儿院。

这是鹰击堡郊外最大的孤儿院,里面收留了四十多个孩子,费南迪院长也因此被当地人所敬重。

戴琳就在这家缺衣少食,但从来不乏关爱和温暖的圣光孤儿院中渡过了快十四个年头。

他的名字是费南迪院长从《光明圣书》上取的。意思是“勇于挑战”。

穿越了十几年,戴琳早已放弃了作为穿越者唯我其谁的壮志雄心。刚出生的他,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被母亲狠心地丢弃在了孤儿院门口,要不是费南迪院长,他早就删号重来了。

孤儿院的经济很不稳定。孩子们十四岁正式成年,就要永远地离开孤儿院去外面讨生活。那时他们可以自己给自己取姓氏。

戴琳离“毕业”,还有半年。而他的好朋友卢克,明天就要离开了。卢克给自己偷偷取的姓氏叫“阿纳森”,没别的理由,就是觉得这个姓很酷。

——其实一点也不酷。小孩子懂个屁。

在“毕业”的前一天晚上,戴琳偷偷用攒下的钱买了一小瓶酒,兄弟俩小喝了一杯。

“等我在班农先生那边站住了脚根,你就跟我混吧!班农先生是个好人,跟他会有前途的。”卢克拍拍胸脯说。

戴琳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

人人都爱班农先生。

神秘的班农先生。

但戴琳是例外。

班农先生出现在枫叶镇,还有据戴琳所知,附近的红河谷、亮银镇,是一个多月前的事。

那时候刚刚下起春雨,正是播种的季节。一场从无尽森林那边吹来的邪风带来了数量恐怖的蝗群,蝗群飞过,寸草不生,百姓用尽了所有能想的办法:用火烧、驱赶鸡鸭捕食、用木棍拍打……根本没用。

连稻草人都被吃了个精光。

这时班农先生出现了。他带来了两种神奇的粉末来到圣光孤儿院,告诉费南迪院长,让孩子们按比例将粉末混匀,然后配上十倍的山泉水,充分混和形成溶液,并将溶液用喷壶洒在庄稼上,蝗群自退。

费南迪院长不信,亲自配了一壶洒在庄稼上,果然蝗虫成片成片地死去。而且处理后的庄稼三天不招蝗虫,效果好得惊人!

班农先生接着跟费南迪院长说,他出粉末,孤儿院的小孩子们配药,大孩子们负责分发当地销售。卖得的钱,七三分成。

还有这等好事,班农先生莫不是来做慈善的?天天为钱发愁的费南迪院长高兴坏了。

很快,协议就达成了。

戴琳和卢克等大孩子们的任务就是把配好的水剂去向乡里的农场主、农户们推荐。

本着做慈善的好心,农户们从孩子们手中买了药剂,试着一洒,没想到杀虫效果立杆见影。不但蝗虫没了,其他害虫也都死了个干净!

农户们大喜,纷纷向孩子们追加订购。班农先生也信守承诺,粉末总是能定时定量送到。靠着这些药剂的收入,孤儿院立即改变了窘迫的经济状况。孩子们的衣服,学习用具也开始大量办置。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进行。

所以对为他们带来这一切的,神出鬼没的班农先生,孤儿院上下无不充满了敬佩。

只有戴琳例外。

班农的粉末,戴琳穿越前的世界也不是没有,它叫作“农药”。药效好的农药往往毒性、残留、环境危害也就越大。所以前世,证明农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是一项旷日持久,耗资巨大的工作。班农肯定是没做过这些的。

但戴琳对班农的反感却不是这点。而是……

班农先生的身上似乎散发着一种令戴琳战栗又不可理解的气息,每当靠近他的时候,戴琳就无法控制地从心底升出恐惧和抵抗的情绪!

戴琳无法解释他对班农抵触情绪的原因。问遍了孤儿院的其他小伙伴们,甚至问了光明法术精湛无比的费南迪院长,也没人和戴琳有同样的感觉。

“你就是嫉妒他又帅又有钱,还是法师大人。”老朋友卢克解释说。

的确,班农先生长了一张非常帅气的大叔脸。棕榈色的头发,方型的一看就让人感到心安的正人君子的脸,彬彬有礼的举止言谈——这一切都让戴琳的观点难以被哪怕最亲密的人所接受。

而且班农先生还是个受人尊敬的法师啊!

所以哪怕戴琳多次向卢克表达自己对班农的担心,都未能动摇卢克投奔班农先生的决心。最后一个晚上,两人还因此闹了个不欢而散。

“不准你再说班农先生的坏话。他以后就是我的雇主了。再说,小心我打你哦!”卢克气呼呼地说。

戴琳只能放弃。

很快,第二天到了。吃完最后一顿晚饭,费南迪院长会用光明魔法给卢克进行赐福。然后班农先生就会前来接走卢克。

戴琳对昨晚的吵架感到非常抱歉,所以一大早,他就跑去了鹰击堡的新城区,琢磨着去【暴躁的胡子】给卢克买件生日礼物,修复一下两人的关系。

【暴躁的胡子】是鹰击堡城内最有名的铁匠铺。店主拉胡尔大叔是位半矮人——非常稀有的种族,长得比人类矮小一点,但比矮人更高,而且如同矮人一般粗壮,力大如牛。他打的农具、兵器,都是鹰击堡质量最好的。

戴琳十二三岁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的倒买倒卖,其中经营得最多的就是这位老兄打造的农具。在乡下很受欢迎。因此赚了点小钱,跟这位老兄也建立了一些关系。

“哟,小兄弟有段时间不见了!”拉胡尔大叔热情地和戴琳打招呼。

戴琳尴尬地笑了笑。其实还是托班农先生的福,倒卖杀虫剂可比倒卖农具赚钱多了。

“我想过来买把防身用的武器。”戴琳说。

“好眼光!我拉胡尔打造的兵器,拿出去到哪都有面子。”拉胡尔大叔说。

拉胡尔大叔将戴琳拉到他从未来过的武器柜台。那武器成品的标价直接把戴琳的眼睛给亮花了。

他还以为一件农具的耗铁量跟武器差不多,价钱就差不多呢!

差得多了去了!

“这把乱云刀是我用百炼缠钢配合水云石,用心打造了三天三……”

戴琳一把拉住了给他介绍的拉胡儿大叔:“大叔,你看那把……”

戴琳用手指了指柜台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一把小匕首。

“哦,你原来是想买把小刀用来剖鱼啊。早说嘛。40个银币。”拉胡儿店长顿时失去了兴趣。

40个银币!戴琳脸上僵硬了一把。他这些年其实也不过就攒了80多个银币。

但想想为了好朋友卢克,戴琳咬了咬牙,买了!

“大叔,请帮我……”戴琳的话刚说一半,却听后面门铃一响,一个人走进了铁匠铺,门外的太阳光打在那人的背上,投射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戴琳回过头,便只闻得一股香风袭来,眼角处一个比他还高挑的女性的身影,无比轻盈曼妙地走到柜台前,将手中的短剑往柜台上一放:“老板,帮我修复一下。”

她的声音不似一般女声那样清脆,有点毛玻璃瓶口一般的磨砂感,音域稍微有一些低沉,听上去说不出的性感。

这么性感的声音,这么诱惑的身材,哪怕长着一张丑八怪的脸,也会是一个人间尤物……

但戴琳全身都是一阵僵硬,双腿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他能明显地感应到,在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和班农先生一模一样的令他窒息的气息!

这种气息,戴琳一辈子只在两个人身上感受到过,一个是班农先生,一个就是她!